人氣言情小說 大乾長生 蕭舒-第599章 信用(二更)鑒賞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军侯,他们是什么人?”赵明瑞忍不住问道。
朱霓道:“大云,神龙楼。”
“果然是大云的!”赵明瑞哼道。
昆氏双雄松一口气。
还好是大云的,如果真是大永的,那才是真正的丢脸丢到家了。
“不过这神龙楼是纯粹的杀手。”朱霓蹙眉道:“他们也只是奉命杀人。”
“奉谁的命?”
“谁给他们钱,他们就奉谁的命。”
“难道是大永的人?”昆杰忍不住问道。
朱霓看向他,慢慢点头。
“不可能!”昆杰忙道:“怎么可能!”
明王爷是未来的皇帝,这已然是板上订钉的事,绝不可能改变的。
其他皇子跟明王爷差得太多,毫无可比性。
这般情形下,怎么可能还有人痴心妄想,想着杀明王爷取而代之?
不过……
他们脸色渐渐阴沉。
这般情形下,确实是把明王爷杀掉,才是最佳的选择。
没有了明王爷,其他几位皇子半斤八两,大家都有机会!
想到这里,他们脸色越发阴沉。
徐青萝轻声道:“其实也有可能是仇杀,并不一定是因为什么的。”
她安慰昆氏双雄:“明王爷即使没仇人,大永皇帝也不可能没仇人,奈何不得皇帝,那就父债子偿呗,而明王爷现在到了这里,势孤力立,最容易下手了。”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昆杰忙不迭点头。
他忽然有些愧疚,刚才不该怒瞪徐青萝的。
昆贤抱拳道:“这位姑娘当真是聪明过人,佩服佩服,还没请教……”
徐青萝四人昨天刚开始守值当护卫,而昆氏双雄眼界极高,对外面的护卫懒得理会,根本不关心。
这是头一次看到徐青萝,所以不认得。
徐青萝嫣然笑道:“金刚寺徐青萝。”
“金刚寺……?”昆贤迟疑,面露疑惑神色:“金刚寺外院……法空神僧的弟子?”
法空神僧之名轰传天下,他们当然研究过,也连带着研究过金刚寺与砖雕。
据他所知,好像金刚寺只有一个女弟子,便是那位法空神僧的高足。
虽说是记名弟子,但一直住在金刚寺外院内,谁都知道,号义上是记名,日夜传授,带在身边言传身教,耳提面命,与嫡传有什么区别?
当然,可能传授的功法有别。
身为记名弟子,是没办法修炼金刚不坏神功的。
徐青萝微笑:“正是。”
“……失敬失敬!”昆贤忙道。
他知道明王爷对法空的敬仰。
他也对法空敬仰无比。
大永佛法昌盛,对高僧大德的尊崇远胜大乾,所以对法空这般身具大神通的神僧格外的崇敬。
徐青萝道:“昆前辈不必客气的。”
“不必叫前辈,直接唤我昆大便是。”昆贤笑道:“在法空神僧高徒跟前可不敢自称前辈。”
“那就是昆大哥吧。”徐青萝笑道。
朱霓趁机说了徐青萝也担任神武府的护卫,守护明王府,所以请他们放心。
“有法空神僧的高徒在,我们确实更放心。”昆贤感愧道:“真要多谢法空神僧。”
他们对法空的信心满满,徐青萝的存在,意味着法空对明王府的关注,便觉得安全感十足。
朱霓笑着点头。
——
法空一闪,出现在逸王府的假山小亭里。
此时阳光明媚。
小亭里,逸王楚云正在小亭里读书,神情专注。
看到他出现,楚雄露出笑容,放下书籍,起身合什一礼。
法空手是提着一个小木匣,放到檀木桌上,合什笑道:“王爷,那我就不打扰啦。”
这小木匣便是皇帝的信,还有捎给逸王的书。
“大师。”楚云笑道:“大师何必急着走,坐下喝一盏茶再走不迟。”
法空笑着便要推辞。
楚云道:“大师就这么走了,孤心中难安。”
“那就叨扰王爷了。”法空无可无不可,坐下来。
后花园没有其他人,在这个时段绝对没有人,从中午过后才会有人进来。
放學後的煉金術師
这是为了防止有人看到法空。
楚云亲自沏了一盏茶递给法空。
法空接过来,轻啜一口:“王爷可是有什么话说,但说无妨。”
“现在神京如何了?”楚云坐下来,两人对桌而坐,喝着茶茗闲聊。
法空皱眉,摇摇头:“形势确实有些紧张。”
“请大师告知一二。”
“王爷应该也听说了吧?”
“这边的消息毕竟不及时。”楚云道:“我只知道父皇准备对付天海剑派了。”
法空道:“王爷觉得,皇上是想灭掉天海剑派吗?”
“……绝不可能的。”楚云缓缓道。
法空摇头:“可现在的架式,皇上下了诏令,大雪山宗与光明圣教高手已经齐聚海天崖,便要灭掉天海剑派。”
“父皇应该是别有深意,绝不会灭掉天海剑派的。”楚云脸色沉肃,摇头道:“大师你也应该知道,天海剑派便是我们海上的屏障,是我们南边的屏障,一旦毁灭,对我们大乾的影响太大。”
“可是天海剑派已经尾大不掉。”法空道:“即使不灭掉,也已经不听朝廷的,已经在事实是分割出去了。”
他摇头叹一口气:“现在神京内涌进一大批大云的武林高手,便是天海剑派所为,他们竟然私纵大云武林高手进入神京,这是要给朝廷一点儿颜色看看吧?”
“天!海!剑!派!”楚云脸色阴沉。
他起身负手踱步。
法空脸色不动。
他刚才是故意说这些,想探一下楚云的口风,从而弄清楚皇帝到底要干什么。
凭天眼通是看不出来的。
现在也不敢用天眼通看皇帝的决定,免得出现谬误反而误了大事。
楚云负手踱步,脸色变化不停,最终坐下来,沉声道:“天海剑派这一次竟然敢私纵大云武林高手进京,这是触碰到了父皇的逆鳞!”
法空道:“所以,皇上准备灭掉他们?”
“……还是不会灭掉天海剑派。”楚云最终摇头叹道:“大师,不管怎样,天海剑派再过份,父皇都不会如此冲动行事的。”
法空皱眉。
楚云道:“最最重要的一条,天海剑派是有丹书铁券,是御赐的封地。”
法空笑了笑:“即使有丹书铁券,凭他们的所作所为,应该也能收回了吧?”
楚云缓缓摇头:“不是真正的谋逆大罪,父皇就绝不会收回丹心铁券,更不会灭天海剑派。”
法空若有所思。
楚云道:“父皇曾说,丹心铁券便是大乾皇室的信用,而信用的建立不是一朝一夕,却可以毁于一朝一夕,后世子孙,绝不容许做这种事。”
法空沉吟道:“可如果不灭天海剑派,天海剑派岂不是肆无忌惮?”
“虽然不会灭天海剑派,但绝对会重罚。”楚云道:“他们这种行径,父皇绝不会放过。”
“皇上会如何重罚呢?”
“就便不好说了。”楚云摇头道:“父皇的手段可不是我能揣测的,绝对会超乎想象。”
“两大宗的高手一起进攻?我估计海天崖的高手会逃得一干二净。”
“嗯。”楚云轻颔首:“天海剑派肯定是不会硬拼的,朝廷的高手多的是,他们即使隐藏了实力,还是拼不过的,即使拼过了这一次,下一次呢?”
他说着话,打开了木匣,取出一封信来。
法空没用心眼偷瞧。
他低头轻啜茶茗。
楚云眉头紧锁,看过信后,眉头锁得更紧,摇头苦笑连连,仿佛遇到了难事。
法空笑道:“王爷,那我便去了。”
“大师,劳烦三天之后过来一趟。”楚云道:“我会在三天之后再写一封信。”
法空合什一闪消失。
——
中午的时候,众人凑在一起吃饭。
尉迟松也坐到了桌边。
徐青萝发出感慨:“师父,这两天,大云武林高手像是疯了一般的攻击明王府,今天上午又有两拨,昨天下午及晚上各有三拨。”
周雨轻声道:“他们确实是疯了,一拨又一拨,神武府弟子受伤数人,需要休养。”
周阳哼道:“照我说,根本没必要活捉,直接杀掉便是,反正没必要理会到底是谁使指的。”
楚灵白他一眼:“太简单粗暴,弄清楚谁指使的很重要的,明王爷是肯定想知道的,也便心中有数。”
“看来步兵行衙门的行动是有效果的。”法空道。
步兵衙门已经筛查了一遍,将一些大云高手逮了起来,只有寥寥几个逃掉了。
神武府的高手与南监察司的高手全部出动,还是有大云的高手逃掉。
只能说天下间的奇人异士多不胜数,大云武林很多高手都有独特的本事。
但筛过一遍之后,还有一些大云高手是先前没到神京,现在刚刚抵达。
这些大云高手就没办法了。
步兵衙门也不可能一天到晚的筛查,那整个神京什么也不能干了,会陷入瘫痪。
“师父,我在想,有没有办法,把他们一网打尽。”徐青萝道:“省得一天到晚不得清闲。”
“你有什么主意?”林飞扬忙道:“青萝,你可是想到主意了?”
“不如我们放出一个消息。”徐青萝道:“明王爷准备转移住处,躲一躲风头。”
林飞扬顿时眼睛一亮,露出笑容:“他们一定担心明王爷由明转暗,再也找不到,所以一定会尽快解决了明王爷。”
“嘻嘻,到时候,我们可以安排明王爷出府。”徐青萝笑道:“让他们全都扑过来。”
林飞扬用力点头。
周雨道:“再找个人假扮明王爷,可谁能假扮明王爷呢,那帮人可不好糊弄。”
“我。”徐青萝看向法空:“师父?”
法空摇头:“还是让林飞扬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