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朕就是亡國之君 txt-第四百八十七章 十萬銀幣換一塊奇功牌,換不換?

朕就是亡國之君
小說推薦朕就是亡國之君朕就是亡国之君
李贤的这本奏疏是什么?
是畸零女户的生存调查报告,她们能活着已经很是艰难了。
在李贤的奏疏,文字是非常冰冷的,现实是极其残忍的,那些畸零女户的生存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从年幼的五岁孩子被筛选,只有三成不到活到十五岁,比养济院的孤儿还要低两成。
到了三十岁就开始风烛残年,最后从山头一跃而下。
畸零女户的一生,是凄苦的。
在牙行养家之中,也是分着三六九等,陈婉娘能够碰到的养家,不给陈婉娘裹脚,是陈婉娘的幸运。
慾女 虛榮女子
本来朱祁钰是以为这些牙行,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同时,自然要保证她们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要不怎么赚钱?
但事实全然不是如此。
破烂货不能赚钱,自然是百般折磨。
七岁是牙行的牙婆们接受的最大岁数,七岁之前没有被牙行选中,其命运就不可避免的滑入深渊了。
陈婉娘在还不太记事的时候,被卖到了类似博爱乡这类的地方,先经过了一轮牙行养家的筛选,才有了活命的机会。
“狗屁的烟花世界,就是个吃人的悲惨世界!”朱祁钰又用力的拍着桌子。
兴安看着大动肝火的陛下,就是一阵的干着急,他忽然眼前一亮说道:“陛下消消气,有件好事,陈选侍已经有了身孕了。”
兴安在转移话题,气大伤身。
事情已经在解决了,陛下这么生气,会气到了自己,那岂不是让藏在暗处的人,笑的嘴都歪了?
“思娘去过了吗?”朱祁钰怒气未消,坐下之后,靠在软篾藤椅上,依旧是气呼呼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
冉思娘刚从太医院坐班回到了讲武堂,她摘掉了帷帽,看着满是怒火的陛下,笑着说道:“参见陛下。”
“谁呀,胆子这么大,敢惹夫君如此生气?”
兴安看着冉思娘来了,终于松了口气说道:“冉贵人终于来了。”
“兴安大珰辛苦。”冉思娘满是笑容的回了一句。
兴安跟着卢忠离开,向着聚贤阁外走去。
陛下说了要严查,那自然是要严查,但是锦衣卫的权柄是陛下好不容易才恢复的,派出天子缇骑,不制造冤假错案,是陛下极其愤怒下的冷静。
冉思娘点燃了倒流香,笑着说道:“婉娘的身子骨弱,这调理了一年多,终于是好了起来,这女人啊,生孩子就是脱胎换骨,这病根也就去了。”
“夫君这是因为什么在生气?”
朱祁钰简单的将这件事说了说,这是外廷之事,本不应该跟冉思娘说,可明天坊间就传开了陛下天怒,邸报再一贴,天下人也都知道了陛下为何生气。
冉思娘叹了口气说道:“夫君,其实这些畸零女户,若不是这些博爱乡,怕是也活不下来。”
“这些畸零女户,自然是有身世悲苦之人,养不活卖掉,也有是父母贪图银钱,自己卖的。”
朱祁钰心中怒火骤然再起,他当然知道冉思娘并不是在为这些耆老求情,而是提醒他,既然要消灭这些榨干畸零女户骨髓的人渣,那就要想办法给畸零女户一条活路。
朱祁钰咬着后牙槽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朕也知道,肯定有一些狠心的父母,把这些孩子卖掉,但是有几成?一成?”
“我们就按三成算。”
冉思娘摇头说道:“哪有那么多狠心的父母。”
三成?
畸零女户里,有一成是父母狠心,就不错了。
冉思娘这么说是有她自己的依据的。
卖掉是最狠心的父母,养不起的时候,多数父母会选择溺婴,而不是卖掉。
在两宋的时候,苏轼在黄州做团练副使的时候,就发现当地百姓:「近闻黄州小民贫者,生子多不举,初生便于水盆中浸杀之,江南尤甚。闻之不忍。」
类似的记载数不胜数。
两宋的朝廷富得流油,但是百姓却是困苦难捱,生了孩子直接溺死。
大明律·杂律中规定,诸生女溺死者,没其家财之半以劳军。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溺婴的风气,民间溺婴依旧是数不胜数。
大多数的父母是知道把孩子卖到博爱乡后是什么模样,所以情愿溺死,也不让孩子在人世间受苦。
朱祁钰连连摆手说道:“不,我们就按他三成算。”
“六个博爱乡共计十万多畸零女户,这里面就有七万女子,都是被各种手段买来的!”
“比如这几条,博爱乡丙寅村,正统七年大水漫安庆,他们以三斗米每个人的价格,买了三千畸零女户,厚仁乡戊辰村,在景泰二年湖广旱灾,他们用两斗米,买了四千女户。”
“自秦岭淮河以南,大明的湖广等地,亩产近五石,福建、浙江、苏松地区,一年三熟,亩产接近十石。”
“朕想不明白,如此肥沃之地,为何百姓会被逼到卖儿卖女的地步?”
“朕为天下主,为大明百姓之君父,朕就只能看着自己的子民,饱受痛苦,而无动于衷吗?”
冉思娘给时钟上了发条,又给水力钟加了水,开口问道:“夫君,得给她们活路。我是说畸零女户们,得给她们活路。”
“否则,反对陛下对这些牙行动手的就是这些畸零女户了。”
安置这些畸零女户,才是当务之急。
至于那些耆老,李成立、牙婆之流,无良知无仁义,是禽兽,既然是禽兽自然要入解刳院。
要解决这些畸零女户的问题,其实很简单,人有气、有生、有知、有义,亦应该有劳。
劳动使人自由。
冉思娘想了许久说道:“臣妾的讲医堂,可以从这些畸零女户之中,选出一些心灵手巧的女子做护工。”
缝衣服和缝人的确是风马牛不相及,却也有共通之处。
冉思娘带着几分不屑的说道:“总有些儒生喋喋不休的说方技是微末之术,那他们生了病,总是往惠民药局跑,生怕跑的慢了,到的晚了,命就没了。”
“还有些人总是讥讽胡尚书,但是胡尚书的预防与卫生简易方,卖到脱销,我看他们,人人家里都有一本,书上尽是笔记,惜命的很。”
“真的是微末之术和贱业吗?所以讲医堂也可以收纳一批。”
冉思娘在帮陛下想办法,不是再惹陛下生气。
只不过冉思娘给水力钟加水的壶,突然停顿了一下,入了宫之后,汪皇后很热情,但是宫里毕竟是宫里,她在宫外做事,汪皇后已经说了好几次。
所以陈婉娘有了身孕,冉思娘悉心照顾,生怕陈婉娘有什么闪失。
陈婉娘和冉思娘进宫的方式,都不算正常的选秀女,她们俩走的比较近。
陈婉娘有了身孕,就该晋贵人了,若是诞下了麒麟儿,那自然是要晋妃嫔。
后宫出现了宫斗,不过也仅限于走的更近一些,问题还不严重。
这些事儿,没必要在陛下面前嚼舌头根儿,陛下已经很是辛劳了。
朱祁钰想了想点头说道:“学习医术,这个出路不错,朕准了。”
讲武堂是为军阵服务的,讲义堂和讲医堂都是讲武堂之下的一个分堂,讲医堂已经有些成果了。
“夫君。”冉思娘的手搭在了朱祁钰的肩膀之上,她最近学了点推拿之术,陛下久坐劳累,她时常为陛下宽宽肩。
只不过这推拿之术,一来二去,到底谁在推,谁在拿,在哪里推拿,又推拿哪里,就说不准了。
冉思娘想要个孩子,哪怕是女儿,宫里人要么膝下有子,要么就是有身孕,就她一个人还没有,她立刻就有些慌张了起来。
这一夜推拿,自然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自然是…妙不可言。
朱祁钰的愤怒还在继续。
最近的六部非常的忙碌。
刑部和吏部在忙着从南衙押解入京的近三百名贪官污吏;礼部在忙着科举取士和匠爵的定级;户部和工部正在紧锣密鼓的推动着造船厂诸事;吏部和都察院又需要赶紧给出一份名单,这些官员将奔赴琉球三府,负责安民;工部和河南、山东、江苏、靖安四地沟通黄河治理之事。
在如此忙碌的情况下,陛下要严查畸零女户的事儿,没人反对。
畸零女户干的天怒人怨,这锅盖已经揭开了,朝中明公人人避之不及,唯恐引火上身。
这玩意儿客观存在,是因为畸零女户没有生计。
这属于财经事务的部分,现在的陛下,在这方面尤其擅长。
给这些畸零女户找个活儿干,维持生计不成问题。
博爱案中,有一批人要最先处理,就是那群四十多岁,躺在塘口里,阻拦大明龙江造船厂复工的几个牙婆。
这些个牙婆,就是看到了捞钱的机会,寻了一些三姑六婆,就直接跑去闹了。
这些牙婆在经过三次查补之后,会直接送到石景厂的煤井司,按照过往的惯例,至少是一年到三年的煤井司苦役。
在会试开始之前,徐有贞的车驾,来到了京城。
他提前结束了景泰安民渠的修建,回到了京师复命,在简单复命之后,他将前往贵州,疏浚乌江和长江干道。
徐有贞进京只有随从一人、车夫一人,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先去了吏部报到,京师的百僚们才知道,徐有贞回来了。
徐有贞在吏部交还了靖安巡抚的印绶,就没有停顿的去了泰安宫。
“平身,在河套干的不错。”朱祁钰看完了徐有贞的奏疏。
三百六十里的景泰安民渠一步不差,全都修好了,而且通过了工部的验收,工程质量过硬。
这三百六十里的安民渠,徐有贞报备的是三年,三百万银币。
他用了两年的时间,一百九十万银币就已经完成了。
“臣不敢有负圣恩。”徐有贞跪在地上俯首帖耳的说完,才站起身来。
朱祁钰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徐御史,朕今年已经度支了一百万的修渠的银币,度支已定,既然还剩下十万银币,就归徐御史吧,也方便户部做账。”
三百万银币,一年一百万,朱祁钰给了两年,一年一百万银币。
徐有贞不仅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三百六十里的挖渠,还省了十万银币。
徐有贞赶忙说道:“臣不敢居功,皆仰赖万民共欲,百姓同求,是百姓之功,臣只是适逢其会罢了。”
三百六十里的景泰安民渠,其实都是河套百姓以及陕西、山西因为地狭人众迁徙至河套的百姓,合力完成,徐有贞真的不敢居功。
朱祁钰看着徐有贞,这家伙在河套,可是有水神的生人祠了。
这不奇怪,在蜀中治水的李冰父子,是蜀江水神,这可是官方钦定过的,不是淫祭,汉唐宋明,都有祭祀。
徐有贞留下了一条三百六十里的安民渠,还留下了一个十分成熟的治理黄河水患、凌汛的黄河管理巡河检司,简称黄河巡河司;还留下两千五百里的河渠疏浚图;还留下了千里沃土。
那张河渠疏浚图,可以作为河套地区接下来十年治水沟渠的总设计图,而且已经开建,为塞上明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徐有贞离开河套的时候,是静悄悄的,没有万民伞,更没有万人哭送,就是收到了朝廷的诏命,就带着随从和车夫回京来了。
徐有贞想了想俯首说道:“陛下,这十万银币,是不是可以给胜州厂?每年盈利所结,专门拿出一笔,作为景泰安民渠的检修维护。”
“走户部的账。”
官厂乃是工部直属,是朝廷的地盘,当然要走户部的账,这一点徐有贞表达的十分明确了。
这不是谋私,这是为了景泰安民渠,也是为了河套百姓安居乐业。
朱祁钰看着徐有贞,点头说道:“此议甚善,准。”
胜州厂还在投入之中,剩下这十万银币算作是入股,结余分红的部分,维护景泰安民渠,的确是个好主意。
朱祁钰有些可惜,要是徐有贞接了这十万银币,他就能剩下一块奇功牌了。
徐有贞很可能听懂了陛下的潜台词,就是十万银币换一枚奇功牌,可能他没有听懂。
朱祁钰看向了兴安,兴安端了一整套奇功牌、包括铜券、金制奇功牌、收纳盒等物。
朱祁钰站起身来,来到了徐有贞的面前说道:“徐御史辛苦了。”
他将奇功牌扣在了徐有贞的衣服上,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你现在面前有两个职位,一个是在京做都察院总宪,这可是个肥缺啊,多少人抢破头要坐,陈镒一直想去鸡笼岛。”
“另外一个就是去贵州,十万大山,蛮荒之地,去疏浚乌江,这可是个苦差事。”
我真没想出名啊
“选一个吧。”朱祁钰对着徐有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