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深空彼岸-第四百六十三章 絕望的神話末年相伴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数道流光划过,那是破限者的术法,原本威力强绝,可瞬杀其他超凡者,但在王煊的拳光下都被击溃了,在赵清菡、吴茵几人身前消散。
真对他们下手了,破限者——十段,围猎王煊,将青木几人牵扯进来,想让王煊投鼠忌器吗?
初次碰撞,破限者中有人嘴角淌血,让他们警醒,这就是有超绝世根基的青年至强者的底气所在吗?
所有人都望向王煊,短暂的沉静,肃杀气氛让人要窒息。
马超凡打破宁静,不想拖累王煊,很干脆地对小狐仙开口,道:“来,给我一巴掌!”
啪!
小狐仙一点也不含糊,有求必应,在很安静的现场,对着它那张很长的马脸甩了一巴掌,清脆而又响亮。
“我认输!”马超凡喊道。
破限者都没有什么表情,无视他们这里。
外太空中,观战者都感觉到了那种暴风骤雨即将倾泻的紧张气氛,可是看到金色天马的言行,先是一怔,明白它想钻空子后又笑了。
“为什么,我没有离开?”马超凡焦躁,不解,白挨了一巴掌吗?很快它又喊道:“老青,我要和你决战,快对我出手。。”
赵清菡摇头,道:“这是认为我们来自同一队伍,不认可取巧性质的内部‘相残’。”
马超凡无言。
“至于这样吗?”王煊看向对面,都是十段层面的高手,竟一起来围猎他,这个场面很不真实。
毕竟,破限者已是这个时期,这代人的战力天花板,被誉为封顶人物,在一个超凡大域都是光彩夺目的青年至强者。
浩瀚宇宙,无尽星空,不朽之地那么广袤,存在大量的超凡行星,如今现世活着的破限者也只有三名而已。
神明之地、仙道之地、科技生命之地也都相仿。
有些破限者沉默着,不想开口说话。
但最后还是有人出声了,竟带着几许暮气,道:“对不住,和你没有仇怨,你我从前不相识,自然谈不上存在成见,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看不到未来,绝望了,要活着。”
他竟是一个血统惊人的朱雀,罕见的神禽,属于先天神明,因为未来注定会成神,暂时化成人身。
现在,他一头赤红色的长发,苍白的面孔,整个人缺少那种昂扬的气质,现在竟有颇为萧索。
“有什么内情吗?”王煊进一步问道。
另一人抬头,那是一个拥有一头金发的青年男子,比许多女子都要美丽,疑似消失多年的太阳精灵皇族。
他也缺少应用的朝气,道:“谁都知道,又一个神话寒冬到了,万古黑夜没有尽头,我们所有人都看不到希望,下次超凡再现时,早与我们无关,我们必然早已成为宇宙尘埃,但不甘心啊!”
他坦言,没有信心了,这个境界的他们没有能力再续超凡,连大结界中的至强神明都放弃了,无力重塑神话。
“现在,最重要的是活下去,熬到下一次超凡再现。”又一位破限者开口,没有具体形态,属于特殊生灵,是一团乌光。
朱雀面色苍白地说道:“上一个神话时代的生灵,有人活着走出来了,但只有那么有限几人,挤在一座真实物质凿刻出的石屋中沉眠,熬过了漫长的枯竭之夜。”
这则消息在王煊心中掀起滔天骇浪,真的有人从极尽遥远的古代熬过来了,竟是以这种方式。
“虽然,又发现了一块由真实物质组成的巨石,但能容纳的人数依旧有限,如果没有意外,现世中,我们这时代的破限者,能有三五个名额就到头了。”一个金属人开口。
它属于奇异种族,先天生灵,是超凡规则孕育出的生物,但现在它很疲惫,神话腐朽后,它会直接死亡。
王煊明白了,道:“你们为了争夺几个名额,所以,决定先将我除掉?”
有人寂静不动,有人沉默的点了点头。
也有人忍不住开口,道:“你们这个队伍共六人,正常来说,你立足在十一段领域,大概无人可敌,而你带着他们,几乎占去了我们这代人所有的名额。”
总的来说,不止是他们,在神话末年,所有人都失去了信心,带着沧桑暮气,很务实,根本不会去幻想新神话出现,都在为将来考虑。
他们觉得,自己境界太低,过于年轻,先熬过这次的寒冬,在下一次神话复苏时,等到自身真正成长起来后,再去解决超凡的本质性大问题。
他们身为破限者,自然都有非同小可的来历,了解内幕,更是知道彼此,所以他们早就结盟了。
他们到来前,就各自组成了两支队伍。
王煊哑然,两支队伍,都是破限者,对于这个时代的竞争者来说,确实无解,除非遇到十一段!
“你们放弃了,对新神话绝望了?”他看着这些破限者,原本都是意气风发、无比骄傲的绝顶青年强者,但现在都少言寡语,没有了昔日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心气。
“是,我们向现实低头了,没资格再谈新神话,也无力改写什么!”一个来自虫族的女子开口,满身都是坚硬的甲壳。
“事实上,大结界中的至强者,也有十一段的生灵,有超绝世,但也选择妥协,没有任何办法。他们想得到至宝,要得到旧约承载物,也都只是为熬过万古黑夜。无论多么强大的神明,在超凡还有最后几个月就将彻底落幕面前,都低头了,因为根本没有希望啊!”
一个通体都是红色鳞甲的怪物,不知道是什么种族,在那里嘶吼,握紧爪子,有些绝望,发泄不甘的情绪,它失态了。
能怪他们吗?在这个时期,还剩下最后几个月,确实让人绝望,连大结界中的至高神明,超绝世都疲累了,心灰意冷,他们这样的破限青年又能怎样?
王煊站在原地,没有开口,早先还很愤怒,想杀了他们全部,但是现在却失去了那种念头。
他第一次对超凡者有种强烈的认同感,在此之前,他总觉得,自己是个现代人,和他们格格不入。
他虽然也走在这条路上,但像是游离在众多超凡者之外,一个人踽踽独行。
今天,他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大世落幕后的沉重感,这是一个让所有超凡者都绝望而又悲哀的时代。
“算了,你们离开吧。走到这一步,我觉得自己活得有些人不人鬼不鬼了,和曾经的我们对比,相去甚远了。”
一个灰发年轻人开口,并看向赵清菡、青木等人,对他们简单的抬手,示意他们认输,退出战场。
看得出,他曾经很骄傲,眼角眉梢都彰显着桀骜,但现在有些意兴阑珊,在那里自嘲道:“想不到我自己,成为了昔日最讨厌的反面人物,竟有一天要在对付别人时,以人质牵制对手。”
超級交易師 小說
灰发年轻人来自神明之地,其身后的阵营赫赫有名,他是超绝宫的破限弟子!
一个眉心有晶体的年轻女子开口,道:“算了,我也觉得难堪,竟沦落到这一步,我退出了,还是去做我的实验吧,我叫渊琳,来自科技生命之地的永恒实验室,有缘再见。”
满头赤发的朱雀面色苍白,也对吴茵、青木他们扬起手掌,道:“你们走吧!”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原本是群雄猎龙,一起围攻有超绝世根基的王煊,到最后却都缺少锋芒,有的只是疲惫,心中的某些坚持,让他们各自很难受。
“好,我们认输!”青木几人先后开口,被接引走了,伴着光雨,从熄灭的大结界中消失。
“谢谢!”王煊开口。
这些人虽然想排除他,去争夺活过这个超凡黑夜的名额,但最后关头,却都保住了自身的底线。
王煊身体有伤,问题确实不小,虽然他有信心挡住这些人,可以送青木等人离开,但能有这样的结果,他依旧心有触动,对这些人的观感变了。
外界,很多观战者吃惊,而后又都安静了,没有人多语,在这个时代,他们可以体会到战场中那些人的心情。
破限者被逼联手,这样对付一个人,或许他们的内心都处在煎熬中,所有这些都只是为了活着。
“对不住,我真的很想见到下一个超凡文明复苏时代的到来!”一个破限者走来,身体两侧能量手臂成片,密密麻麻,她来自千手神族。
又一位破限者开口:“不管能不能获得活下去的名额,在这里遇到十一段的强者,我都有些心情复杂,想见识一番!”
王煊开口:“可以,我也想见识一下,宇宙各地的绚烂,领略下不同超凡文明各自独有的魅力,彼此切磋交流下吧。”
“好!”
朱雀第一个冲来,它化出了本体,成为一只耀眼的红色大鸟,带着滔天的火光,像是一颗彗星撞击大地,俯冲向王煊。
他在破限者中都是顶级的,最起码比许多古书中记载的部分十段生灵要强一些。
王煊没有轻慢,认真对待,有些对手,如果放水,可能会被对方视为羞辱,对于最后保住底线的人,他已经认可。
哧哧哧!
在他的身前和背后,腾起大量的光束,像是剑气冲霄,他的体外凝结出一个法体,将其真身包裹在当中,他动用了石板经文中的第二真形图。
此时,王煊像是拈花的仙佛,像独自在宇宙中远行的寻道者,像在岁月苦海中浮沉的孤独旅者,和朱雀对抗。
砰!
朱雀染血,红色的神羽凋零,整个人也如同凋谢的落花,暗淡下去,坠向远方。
疑似太阳精灵皇族的青年男子,手持一张金色的大弓,悬浮在天空中,对着王煊弯弓放箭。
一时间,像是太阳在炸开,化作亿万缕流火,向着王煊那里砸去,天地间都是炫目的光束。
王煊运转先秦竹简中的术法篇,施展万兽山河祭,身体凌空飘起,周围前是符文,化成一头又一头圣兽,如同一片星系,他屹立中央,无数瑞兽为星辰,环绕着他,而后咆哮着,冲天而上。
那是圣兽的冲击,也是星空的短暂呈现,呼啸着,宛若一片小天地,砸向高天。
来自太阳精灵皇族的青年男子被一方小天宇拍中,万箭齐断,大弓崩断了弦,身体扭曲了,变形了,几乎被挤压为肉酱。
王煊开口:“你们放不下身份吗?既然要战,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一起来,你们是为了名额,是为了生存,没必要下不了决心。”
“好!”
一时间,数人杀来,开始联手对付王煊。
此时的王煊,身体确实有隐患,但是,他决定不留手,认真对决后,依旧无比恐怖,十一段对很多人来说,无解!
不达到这个领域,很难想象这个高度,神话理论的尽头,不是说说而已!
咚!
在拳光中,有人身上的甲胄破碎了,满身是血的飞出去,倒在地上后,生死未知,动弹不得。
术法如仙蕾绽放,摇曳出漫天的超凡之光,有人在踉跄倒退,有人身体被击穿,有人喋血,仰头栽倒在地上。
……
外太空,钢铁堡垒中有苍老的声音响起:“很强,是十一段超绝世的底子,甚至,我觉得他会更强,还能怎么给他增加难度?”
“难得出现这样一个人,要试试吗,能否压榨与逼迫他踏出不一样的路,开创新局面?”
“一切都已经晚了,实在太迟了,他才起步,还是个年轻人,境界太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