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全功率運轉看書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亘古而巍峨的暗影王座表面,闪烁的光流凝聚成了玄奥复杂的纹路,让那原本古朴斑驳的王座一时间仿佛被琉璃灌注,而在王座的靠背上,原本隐藏起来的点点辉光也在逐渐浮现,并迅速形成了一幅不断演化、不断更新的星图,伴随着夜女士向远方那道裂隙每迈出一步,这些纹路与星图也显得愈发清晰,而在更加遥远的某处,在视线所无法触及的远方,轰鸣声正在逐渐响起。
石柱上的维尔德被这变化所震慑,尽管他多多少少知道夜女士在筹备一件大事,而且这件大事已经到了可以实行的时候,可他并未想到这会引起如此大的动静——甚至会引动星图的力量,这位大冒险家忍不住“看”向已经走下王座的夜女士:“我现在能问一下么——您到底打算做什么?您不是说星图这东西是起航者封存起来的礼物,不到使命履约之日都无法启动么……”
“当凡人以自身之力松开枷锁,使命履约之日也就到了——当然,我确实在自己的‘权责范围内’稍微用了点小技巧,但这是合理偏差,”夜女士的心情似乎很好,祂站在那道规模宏大的旋涡裂隙前,扭头回望着自己的王座,不断亮起星图倒映在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中,如遥远群星闪烁,“虽然成年礼必须独自完成,但既然他们已经走在正确的方向上……那我稍微推一把应该也无可厚非吧?”
维尔德沉默了两秒钟,忍不住开口:“……这样不会导致尘世轨迹偏离起航者的设计么?您确认起航者对此不会有意见?”
夜女士笑了起来,转身走向那道不断旋转的旋涡,伴随着远方的轰鸣声逐渐如雷霆迫近,祂的话语也自天空降下:“起航者从未规定过尘世众生的命运——因为他们自己也是尘世众生。”
话音落下,这位气势惊人的古神已经一步迈入了那沙尘旋涡,而伴随着祂的身影消失在这暗影神国,从遥远天边不断传来的轰鸣声也瞬间止息,突如其来的寂静带来了突如其来的“凝滞”,转瞬间,整片暗影沙漠中的一切都静止下来,甚至包括天地间动荡的风,包括那些在王座附近被扬起的沙尘,也包括暗影王座上游走的光影。
一种仿佛永恒的暗淡黄昏色彩覆盖了整片天空,那是与夜女士的眼睛同样的颜色——在这由黑白灰三色统治的暗影世界中,唯一的“彩色”就是这种琥珀色。
轰鸣声弥漫在整个舱段内,那低沉可怕的声响就仿佛是有一头不可见的巨兽正匍匐在遥远的舱室中,在黑暗中发出摄人心魄的低吼,而伴随着轰鸣声一同传来的,还有脚下地面的微微颤抖、附近灯光的不断闪烁,以及某些控制终端上突然浮现出来的大量令人眼花缭乱的字符与嗡鸣声响。
正在带队重启某处生态舱段能源节点的尼古拉斯·蛋总第一时间感知到了附近能源管线中的异常浪涌,他体内传来一阵奇异的金属共鸣,紧接着便拔升了高度,“看”向传来轰鸣声的方向:“发生什么事了……重启一个能源节点不应该有这么大动静的……”
铁人指挥官爱丽丝第一时间激活了双脚的磁力机构,这是她在这座古老空间站中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积累的经验——异常的能量浪涌及机械振动往往伴随着重力失控,即便没有重力失控,用磁力锁固定身体也有助于应付各种突然事件:“不清楚,我们还未触动这里的任何设备。”
尼古拉斯飞快地转身看了一眼前方那片规模庞大、灯光暗淡的舱室,看到在高得惊人的穹顶之下是一片几乎可以用“广袤旷野”来形容的土地,视线中是被昏暗灯光照亮的平原、丘陵和已经干涸的人工河,枯萎的植物碎片散落在荒芜的大地上,远方的黑暗中则可以隐约看到废弃的屋舍与塔楼。
如果不是这片“大地”两侧还能看到高耸的合金壁垒,还能看到映射着星光的高强度聚合物窗口,如果不是上方还有古老的天气控制系统以及黑沉沉的穹顶建筑,仅看着眼前这片荒芜土地的话,恐怕他都很难相信这里其实是一座古老空间站的内部,是远离大地的太空深处。
“能量浪涌不是从这里发生的……”尼古拉斯其实并没有专注于眼前的生态舱景象,而是在感受着那些位于大地深处的、被层层防护包裹起来的古老能量管线,在简单地判断了一下之后,他便排除了能量浪涌与眼前这处舱段的能量节点之间的联系,“轰鸣声最初好像是从舱段另一端传来的……目前谁在那边?”
“阿莎蕾娜女士正带领着一批技术人员在巡检各处走廊,”铁人指挥官爱丽丝飞快地说道,“我已经给她发消息了,请她沿着轰鸣声传来的方向寻找线索,看站内是否出现了新的异常区域……需要把他们那边的画面接过来么?”
“接过来,”尼古拉斯飞快地说道,“另外让刚才前往左侧回廊的小队原路返回——这座空间站可能正在发生某种变化,在情况探明之前不要贸然前往陌生区域。”
“是,指挥官。”爱丽丝点了点头,同时已经接通了和阿莎蕾娜小队之间的数据通讯,伴随着信道接通,她的一只眼球突然向后退去,而一枚晶莹剔透的投影晶体则取代了眼球的位置,晶体中投射出闪烁的影像,并迅速稳定为一个第一视角的、在走廊中快速穿行的画面,阿莎蕾娜的声音从画面外传来:“尼古拉斯指挥官,我们正在沿着主轴走廊检查各舱段。”
“发现什么线索了么?”尼古拉斯飞快地问道,“轰鸣声是从哪传来的?是空间站外壳被什么东西击穿了么?”
“目前无法锁定轰鸣声的来源,这声音在壳体内发生共鸣,混成一片,”阿莎蕾娜一边跑一边说道,“不过目前轰鸣声正在迅速减弱,而且没有听到后续警报,也没有感觉到气流骤变,我觉得可以初步排除空间站受损的可能……一路上我们见到了很多正在自行启动或重启的终端设备,还有一些令人眼花缭乱的交互界面,我觉得这更像是什么东西被突然启动了……”
“……注意安全。”尼古拉斯沉默片刻,只能这么交待了一句,然后默默等待。
苍穹站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足以让眼下他所带领的这点人手感觉绝望——一开始的时候这情况还不明显,因为他们所探明的舱段总共也就只有轨道交通舱附近,几百人的探索队伍分成十几个小队完全可以兼顾到每个角落,然而随着探索和修复工作不断推进,被重启的舱段甚至环带越来越多,这点人手便很快显得捉襟见肘起来。
而且随着探索和修复工作持续进行,尼古拉斯等人也逐渐确认了这座古代空间站的硬件本身并没有太大损毁,除去一开始发现的那个撞毁区之外,整个空间站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结构其实完全没有损坏,就如一开始推测的那样——这奇迹般的工程学造物应该只是因为几十万年前的逆潮污染而陷入了保护性休眠的状态,只要用恰当的方式重启其能源节点,它就能大片大片地苏醒过来。
这导致了修复工作比预想的顺利,也导致了人手不足的窘境早早出现。
“……如果高文陛下那边的母星屏障计划推进顺利,这里人手不足的情况应该很快就会有所改变,”卡珊德拉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打断了尼古拉斯的思考,看起来这位深海女巫也正好想到了同样的事情,“现在我们投放在苍穹站里的人手实在是太少了。”
“……不知道他们最终会选择走哪一条路,”尼古拉斯沉默片刻,球体内传来嗡嗡的声音,“机械工程和金属冶炼的事情我倒是擅长,可涉及到如何保全一个文明……就有点涉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你们呢?你们海妖应该是不受魔潮影响的种族,这时候压力应该没那么大吧……”
卡珊德拉沉默了片刻,尾巴尖仿佛无意识地在地板上戳着圈圈,过了一会才摇摇头:“恐怕也没那么乐观……你应该知道,我们海妖如今已经能感知到这个世界的‘魔力’了……”
“啊,我倒是听说过,”尼古拉斯上下浮动了一下身体,“据说你们以前无法感知魔力,因此社会发展和技术复苏的进程也陷入了长达几十万年的停滞,直到最近一段时间,你们才成功‘进化’出这方面的感知能力……难道你的意思是这让你们也成为了受魔潮影响的种族?!”
“目前还只是猜想,但理论支持这个猜想,”卡珊德拉耸耸肩,“魔潮是‘在宇宙起源震荡影响下的观察者效应失控’,而魔力是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介质和载体……我们海妖曾经完全无法观察到这个世界的魔力,因此不管观察者效应再怎么失控也跟我们无缘,我们只能看到陆地上的文明莫名其妙地狂乱、自灭,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们……‘适应’了这个世界。”
“那听上去这种‘适应’对你们而言似乎反而是坏事,”尼古拉斯愣了一下,不由得语气复杂地说道,“这让你们从一个免疫魔潮的天选之族变成了会被魔潮毁灭的‘凡俗物种’……”
“几十万年都只能匍匐在海床上,在对一艘古董飞船的敲敲打打以及对久远辉煌历史的追忆中虚度光阴的‘天选之族’么?”卡珊德拉笑着,“是放弃沉溺安逸的资格来换取一个无限可能的未来,还是以放弃族群发展为代价来换取暂时的安逸——这安逸对于很多普通种族而言已经长久的仿佛永恒,这对很多人而言似乎都是一件很难选择的事情啊……”
说到这里,这位已经存活了悠久岁月的深海女巫摇了摇头,语气幽幽:“就我个人而言,我更期待那个充满可能性的未来。我们海妖并不欠缺‘时间’,而且已经虚度了太多太多的时间,即便最年轻的姐妹,也已经在这个一成不变的星球上耗去了十万年光阴……可是,尼古拉斯指挥官,石头可以在一颗星球上‘存在’数十万年,甚至数百万年,但你会羡慕石头的这种‘长寿’么?”
尼古拉斯沉默片刻,语气中有些感慨:“我还以为海妖不擅长思考这种深邃又感性的问题。”
嚣张特工妃 小说
“我们海妖中也是存在思维深邃的哲人和敏感纤细的艺术家的,”卡珊德拉用尾巴戳了戳地面,似乎对尼古拉斯的刻板印象有些不满,“哪个种族都有喝高了的时候是吧……”
尼古拉斯总觉得对方后半句话好像有哪不对,但还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从通讯中传来的声音便突然打断了他和卡珊德拉之间的交谈——阿莎蕾娜的声音猛然响起,带着浓浓的惊愕和不安:“我们找到了!尼古拉斯大师——锚点发生器状态不对!”
所有人的视线瞬间被吸引到了阿莎蕾娜传回来的画面上,下一秒,现场便安静下来。
阿莎蕾娜的小队已经抵达了安置着锚点发生器的“暗影大厅”,此时此刻,她和她的队员们便站在那巨大的支柱脚下,仰望着它那直达穹顶的外壳,以及那外壳上令人惊愕的流光溢彩。
数不清的光流正在沿着锚点发生器表面的花纹游走,低沉的嗡嗡声充斥着整个房间,而在它那如同某种古老图腾般的外壳周围,一幕幕大规模的全息界面正从高空垂下,惊人的数据、字符以及超出认知的图形正在所有的界面上流淌,刷新,宛如暴雨从天而降!
阿莎蕾娜站在暗影大厅中,被低沉的嗡鸣、激荡的能量、机械装置的震颤所包围,如站在一道风暴中央,心神震撼。
毫无疑问,锚点发生器正在全功率运转。
但是……为什么?
站在大厅中的阿莎蕾娜和通讯频道另一端的尼古拉斯异口同声:“立即报告(高文)陛下!”
……
同一时间,远离尘世的深界之中,众神国度如过去的千百万年一样沉沦起伏。
仿佛永恒不变的混沌黑暗笼罩着深界周围的“深海”区域,而来自尘世众生的思潮则涤荡着这片混沌最中央的投影群,在这些被称作“神国”的投影群中不断卷起大大小小的波澜。
众生思潮的力量维系着每一个神国强大却又脆弱的秩序,维系着它们长久而又短暂的平衡,在凡人们集体潜意识的“定义”下,这些“众神之国”静静运行着,它们中有许多已经偏离了最初诞生时的轨迹,有一些甚至已经靠近了深海那无序狂乱的边缘,自身也呈现出了失衡歪斜的倾向——但在神国整体庞大的体量面前,这所有的变化都显得异常迟缓。
而就在这样迟缓的、庞大的,仿佛永恒一般的投影群中,一抹不协调的光影骤然从黑暗中浮现出来。
那是一位巨人般的古神,一袭华美而又神秘的衣裙如同乌云般在黑暗中舒展。
夜女士手执黑白权杖,从激烈震荡的光影中走了出来——直接站在诸神国度之间的混沌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