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表哥萬福笔趣-第820章:就,很好看看書

表哥萬福
小說推薦表哥萬福表哥万福
殷怀玺一默,但见虞幼窈期待的眼儿向他看过来了,他还是坚定不移地捧场道:“挺好的,就叫雪山,属于你的雪山。”
雪山马,是属于北狄。
雪山,只属于虞幼窈。
其实吧,这个名儿似乎好像,也还不错。
欢颜笑语 小说
虞幼窈得了好马,又取了一个自认为不错,其实偷懒的好名,就想到了殷怀玺翻身上马,策马狂奔的画面,心中陡生了一种豪情飒飒。
她抬脚踩到马蹬上,双手扶着马鞍,本就身段柔韧,力气也不小,双腿一使力,就翻身上了马,倒也有那么几分利索劲。
殷怀玺之前教过她骑马的姿势,虞幼窈坐在马背上,双脚用力蹬紧了马蹬,身体微微前倾,着力于双腿,双腿夹着马腹,很快就调整好了身姿,高临下地看着殷怀玺,扬起笑容,笑得神采飞扬:“我骑马的姿势对不对?”
“很对。”殷怀玺上前牵着马缰:“我先牵着马,带着你走几圈,你先适应一下骑马的感觉。”
他轻拍了马腹,马儿打了一个响鼻,砸了砸马蹄,就“哒哒哒”地绕着峡谷平坦的地方,缓缓地行走。
小马没那么高骏,高度正好合适,马背较宽一些,虞幼窈是初学者,马鞍用了木制,上面包着软为柔软的皮子,里面填充了绒毛,前后翘起,中间低凹的部分,很适合坐骑,坐得久一些,也不会磨到了大腿。
殷怀玺道:“木质马鞍较软一些,等你习惯骑马之后,玉质的马鞍更适合奔跑,也不会那么累。”
吱 吱 新作
将玉石打磨成小珠子,小玉块,镶在马鞍上,人坐在上面时,虽然并不柔软,却能缓解长途奔跑带来的疲惫,玉质细腻,滑润,也不会伤到胯部。
他的马上就配了一副玉质马鞍。
之前虞幼窈有些坐不惯,所以这次就换了木质。
绕着峡谷走了大约一刻钟左右,虞幼窈就已经渐渐适应了骑马,身体自然放松,也不像之前紧张了。
殷怀玺将马缰拿给了虞幼窈,让虞幼窈自己走。
大约又走了一会儿,殷怀玺突然拍了一下马腹。
马儿嘶鸣了一声,陡然撒开了脚蹄子,开始慢跑。
“啊……”虞幼窈惊呼了一声,顿时花容失色,身体下意识后倾,用力地扯住缰绳,宽皮的缰绳,勒得手掌一片热辣,隐隐作痛。
但马儿非但不停下来,反而越跑越快,她惊慌地叫:“雪山,不要跑,快停下,雪山啊啊不要跑啊……”
“吁、吁,雪山慢点,不要跑……”
“十九哥,你、你快让雪山停下来……”
“……”
殷怀玺只手虚握成拳,抵在唇边低笑了一阵,扬声道:“身体微微前倾,不要后仰,眼睛不要盯着马头,要看着前方的路,双腿用力夹着马腹,用力踩着马蹬,这速度,就不会被甩下来,也不要死命拉马缰,左边有障碍物,就用力往右边拉马缰,让马儿避开障碍物,还有不要紧张……”
到底坐了几回马,虞幼窈有些经验,加之殷怀玺还在场,虽然有些害怕,也不至于失去理智,雪山跑得也不是很快,她听了殷怀玺话,试着调整坐姿。
殷怀玺一开始还很淡定,心里想着,这种程度的速度,随便怎么骑,也不至于从马背上摔下来,有他从旁盯着,万一要摔了,他也能赶在虞幼窈摔下来之前,把她接住了。
很快,他就被打脸了。
事实上,骑马这事儿,跟马儿跑得快不快,安不安全没啥关系,跟骑上马背上的人有关。
甭管你多有经验,关心则乱这四个字儿,简直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地往你心里头钻。
所以,殷怀玺每当听到虞幼窈惊呼,不觉就摒住了呼吸,听到她大叫,背脊不觉就紧绷起来。
看着她死拉着马缰,左扯一下,右拉一下,马儿在峡谷里乱冲一气,更是心惊胆颤。
眼神儿更是一眼不错,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恨不得立马飞身上前,将她从马背上抱下来,对她说:“不学了,咱不学骑马了,以后不管去哪里,我都带着你……”
又是好一阵兵荒马乱,虞幼窈折腾了差不多两刻钟,终于摸索出了那么几分感觉。
殷怀玺却仿佛身体也被掏空了,脑袋发晕,两眼发直,耳朵里嗡嗡直响,双腿阵阵发软,背心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凉意。
恍惚之下才惊觉,内里的衣衫,也不知道湿了几遍。
就在这时,前方出现了一块大石,虞幼窈骑了这么一会马,还没遇到过,这么大的路障,顿时吓了一大跳,惊慌地去扯马缰,左一下,右一下,乱没一个章法,马儿非但不停,反而径直向前冲去。
虞幼窈惊叫了一声:“十九哥,我拉了马缰,雪山它怎么还往前冲,啊啊,撞上了,十九哥,救命啊……”
皮质的马缰,带了韧性,被虞幼窈扯紧,离石头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雪山的前蹄陡然抬高起,身体后仰,扯紧的马缰,陡然一松。
虞幼窈身体不稳,身体一歪,就栽下了马腹。
殷怀玺脑子一懵,身体比脑袋更快反应,一个驴打滚上前,抱住了虞幼窈,做了一回垫背。
他算计得分毫不差。
虞幼窈正好落在他怀中,他一手护住虞幼窈的头,一手护住她的腰背,将她紧紧地护着怀里,就地滚了两圈,缓冲了虞幼窈下坠的力道、趋势,以免她叫冲力伤到了。
而护在她脑后腰背上的手臂,则替她挡住了地面上的坚硬,让她分毫不损。
虞幼窈紧绷着有些发白的小脸儿,闭紧了眼儿,眼睫因为害怕,止不住地乱颤,许是受到了惊吓,单薄纤细的身段儿,在他怀里颤栗不止。
过了好一会儿,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虞幼窈轻颤了一下眼睫,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殷怀玺一截脖颈。
他皮肤很白,和女儿家,宛如珍珠一般莹白柔润的白不同,是一种宛如骨石一般的冷白,给人一种冷硬、坚韧的感觉,脖子上凸起喉结,上下滑动着,向她展示了,男女身体构造的迥异之分。
就,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