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第2895節 沉浸相伴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现在还是关心拉普拉斯的情况比较重要。
安格尔目前所处的位置,依旧在那鞭子形状的晶体造物旁。根据梦境之门的定位,拉普拉斯应该就在晶体造物内。
这个晶体造物是“梦游仙境”的产物,但它具体有什么效果,为何会让拉普拉斯“消失不见”,安格尔到现在也没有厘清个中关键。
不过,现在倒是可以尝试从权能树中获取答案了。
此前,梦之晶原的归属还未定,安格尔担心获取“梦游仙境”的情报,会被冲昏了头,导致错过最佳时机。但现在,梦之晶原已经将梦界、镜世界的清剿者一扫而空,归属已定,他现在应该彻底安全了。
除非,魇界也不甘寂寞成为第三方,也要派清剿者来掺和。
只是这种可能很小。
安格尔相信魇界大概率不会派清剿者来。
其底气不仅仅来自于莎娃的身份,还有,安格尔一直关注着天外的魇界通道,以他对魇界通道的了解,天外的那条魇界通道就算出现魇界生物,也顶多是一些很小的寄生体,至多不过七彩蜻蜓。而这些安格尔目前都能应对,所以他也不太担心。
既然梦之晶原的归属有着落了,人也暂时安全了,安格尔现在倒是可以试试有限的去获取“梦游仙境”的情报了。
思及此,安格尔从空中慢慢落下,找了个裂缝少点的地方盘坐着,然后将思绪放入了权能树之中。
很快,安格尔就锁定了梦游仙境在权能树上的光点。
安格尔这次依旧没准备全部获取情报,只需要知道一个大概,或者说,只需要了解一下梦游仙境的机制即可。
思及此,安格尔激活了权能树,探知起梦游仙境来。
千分之一秒。
这是安格尔探知梦游仙境信息的所有时间。
可谓是非常非常的短暂。但是,冲入脑海的信息,还是如决堤的洪流那般,让安格尔陷入了短暂的晕眩状态。
要知道,这还是安格尔做好了准备、限制了信息传递时间和信息传递速率的下场。如果没有限制,他现在就不止是短暂的晕眩,甚至可能直接晕厥过去,无论现实还是梦之晶原都会受到波及,短时间内都不会醒来。
安格尔的晕眩状态约莫持续了一分钟左右,这才恍恍惚惚的回过神。
回神后,安格尔就像是个呆子一样,目光空滞,又等待了三分钟,眼神中才重新恢复明亮。
这三分钟的发呆时间,是安格尔在分类整理得到的情报。
可惜,安格尔得到的信息太过繁复,三分钟依旧不够。他到现在还是没有了解到“梦游仙境”的大致效果。
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他得到了一个在目前看来,还比较有用的手段:激活权能树,可以探察“仙境”里的状况。
毫无疑问,拉普拉斯此时就在鞭子形状的晶体造物内,此前安格尔对这个晶体造物一筹莫展,但现在嘛,却是可以通过权能树对“梦游仙境”的控制,查探内部发生的情况。
至少,安格尔现在可以了解拉普拉斯目前的状况是什么样的。
从地上站起来,安格尔依旧有些晕乎,就像是贫血一般,眼前还隐隐发黑。不过,这种状况只持续了一秒左右,就慢慢的恢复。
安格尔摇摇头,将找不准定位的视线复位,这才重新飞到了半空中。
看着眼前的晶体造物,安格尔的心中微微有些兴奋,但也带着一丝谨慎。
兴奋的是,思绪沉入“仙境”,不仅可以得知拉普拉斯的情况,也能大致判断“梦游仙境”的能力是什么。这些眼睛看到的,心灵感知到的,都能成为脑海里情报的佐证,可以更快的分析出“梦游仙境”的真相。
而谨慎在于,有些权能不一定对生灵是向好的。
就像梦之旷野的“孽雾”,这个权能就属于对梦之旷野长久的发展比较有利,但对梦之旷野的生灵很不友善的权能。
而偏偏“孽雾”,就是当初第一个在梦之旷野被安格尔弄“丢”的权能。
如果梦之晶原的第一个弄“丢”的权能,也是类似“孽雾”这种,那拉普拉斯可能就要受罪了。
带着忐忑的心情,安格尔激活了权能树,将思绪慢慢的沉入了长鞭形状的晶体造物内——
……
另一边,拉普拉斯还不知道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现在正在大房子里,寻找着没有脸的面具人。
房子内部的装修,倒是比外部来的奢华。
外面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大户人家,但内部的装修很有贵族的风格。
回环的长廊、铺满的大玛丽玫瑰纹地毯、收藏的骑士铠甲、红墙上的油画……包含蕾丝小花边的窗帘,都有着贵族宅邸的感觉。
魔偶馬戲團
只是,有类似贵族的风格与感觉,但还是差了点味道。
有点像是一个内心憧憬贵族生活的暴发户,见过贵族家宅的皮毛,就生搬硬套的弄到自家来,却学了个四不像。而且,房子主人还不敢对外示人,房子外面的装修还是朴素的,这是对外表示自己的身份不够、地位不够、要保持谦逊;但内部的贵族装饰,则暴露出来房子主人的野心,想要权利、妄图僭越、就算是画虎类犬也要拼命挤进权贵的圈子。
拉普拉斯对于房子内外部的装修差异,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不过,这个充满野心的房子主人,因为憧憬贵族生活,倒是给拉普拉斯留下不少的情报。
譬如说,普通人家很少将自己的肖像对外挂出来,甚至于说,普通人家根本不会去找专门的画师画自己的肖像画。就算要布置家装,也顶多挂点便宜的风景画来点缀。
而这个内心有贵族情节的房主,却是学贵族做派,不仅仅找画师画肖像画,还给家族每个成员都画了像,在画像的旁边还记录着画像主人的名字、事迹,生怕外人不知道他们这一家的成分有多么的“高贵”。
拉普拉斯一路上,就看到不少这样的肖像画。
走廊里有、房间里有、大厅里更是少不了。单人的、双人的、母女的、父女的、全家福的,不过短短的几步路,拉普拉斯靠着画像,就掌握了这个房子里住着的绝大多数人信息。
其中,比较值得一提的是,拉普拉斯没有在画像里找到那个面具人。
面具人带着面具,想要在所有露脸的画像里找到他,听上去是一件难事。但其实不是这样的,面具人有非常明显的身材特征,那一身的肌肉,普通状态下,就已经有“魔鬼筋肉人”的既视感了,哪怕穿着衣服,也能察觉到衣服那膨胀欲裂的状态。
可如今拉普拉斯看到的画像里,没有一个是面具人的身材。
更多的,都是肥胖的身材。
虹貓藍兔漫畫科學探險之阿拉斯加歷險記
除了这个家庭的主母,看上去是个瘦削刻薄的女人外,其他的全是胖子,只是肥胖程度不一样。
其中最胖的当属家主与家主唯一的女儿。
而这个家主的女儿……拉普拉斯见过,就是之前被面具人追杀的那个少女,最后化为了大玛丽玫瑰的花肥。
既然家主的女儿是被追杀的人,那么追杀她的应该不会是这个家族里的其他人吧?
毕竟,拉普拉斯一路看来,从画像里这个女儿出现的频率来看,她估计是家里最受宠的。既然受宠,家族里的其他人应该不会如此针对?
当然,如果这个家族里有心怀嫉恨者,倒也可能是同族相残,但拉普拉斯仔细的看了看画像,目前未曾看到这个家主除了女儿外,有其他的孩子。
等于说,这是他们唯一的后继者。所以,同侪相妒,应该不太可能。
那面具人会是谁呢?
拉普拉斯一边走,一边思考着。
一路上,她也看到了不少地方有血迹,可见面具人的追杀是一直持续着的……或许这已经不叫做追杀,而是虐杀?
真要杀死家主女儿,其实逮到第一次就可以杀死了,可到处是血,这明显不合理。
不一会儿,拉普拉斯走到了一个分岔路。
一条是向上,去二层;另一条路,则是穿过帷幔,去主厅。
拉普拉斯看了看这两条路,最终哪一条都没选,而是选了楼梯背后的……一个小隔间。
这种修建在楼梯背后的房间,多是储藏室。
而这个储藏室,门开的不太高,只有1.4米左右。这肯定不是正常的高度,如此高度,普通人都需要佝偻着才能进去。
这个家里的主人,应该都不会去,所以,这可能是给仆从用的?
门没有锁,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门内的空间不是太大,装着的东西也如拉普拉斯所猜测的那般,是个储物间,里面有大量的工具,如扫把、清洁布、晾干、盆子一类的清洁用具。
从这些摆设来看,拉普拉斯的猜测没错,这绝对是仆从专属的房间。
拉普拉斯之所以选择打开这个小隔间,其实是闻到了这里面隐约有血腥味,如今打开看看,里面也的确如她所想的那般,有血迹。
只是,和外面那些鲜艳的血迹不一样,这里的血迹已经有些发黑,甚至干瘪了。
这意味着,这里发生的血流事件要更早一些。
所以说,在更早的时间里,家主的女儿就已经开始被虐杀了?
拉普拉斯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家主的女儿作为“主人”,怎么会到这个仆从专属的房间里去?
还是说,很早她就为了躲避面具人,躲在这里?
拉普拉斯沉吟了片刻,从这小隔间退出,重新回到了岔路上。
这一次,拉普拉斯的选择,是去往主厅。
原因很简单,不远处就是主厅,虽然被帷幔遮挡住,但帷幔上未曾干涸的血迹,都说明面具人曾经来过这里。
而去往二楼的楼梯上,并没有见到血迹,基于这个原因,拉普拉斯打算先去主厅看看。
不过,为了以防错过,拉普拉斯还是朝着楼梯的方向,丢了一个鳞片。既能作为监控的手段,也作为攻坚的武器。
做完这一切,拉普拉斯向前走去。
推开染血的帷幔,奢华的主厅,显露在了眼前。
拉普拉斯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居然比想象中要干净,唯一的血迹只在刚才的帷幔上。
拉普拉斯慢慢走进主厅,对于周围华丽的布设,她都没有在意,最终,她停在了一个壁炉前。
远远看去,壁炉附近没有什么异样,它的上方,是二楼的走廊。
但近看就会发现,壁炉和二楼中间的墙壁上,有一个空白处,颜色和周围的墙面完全不同。
拉普拉斯稍微比划了一下,基本可以确定,这个空白处,曾经应该放着一副长条形的画。
因为常年在下方壁炉的暖烘下,这才导致了,挂着画的地方,与周围墙壁的颜色出现了差异。
只是,现在这幅画为何不见了?
它在哪儿?
拉普拉斯闭上眼,探出感知,在附近寻找了一下。最终,拉普拉斯在燃烧的壁炉里,找到了被烧了一小半的画。
拉普拉斯将这幅油画从壁炉的火堆里取了出来。
正当她准备看看画上的内容时,背后却突然传来了声响。
拉普拉斯回首一看,却见这个主厅的另一道门被打开,壮硕的面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面具人在看到拉普拉斯的时候,明显怔住了,下意识的摆出防备姿态。
不过,面具人的防备还是太晚了。
拉普拉斯的动作比面具人快太多了,当面具人抬起手的时候,拉普拉斯的蹄击,已经到了他的面门……
超级合成系统 小说
……
安格尔的思维沉入鞭子形状的晶体造物后。
立刻进入了一个奇怪的视角。
有点像是上帝视角,但又稍微不同,更像是箱庭之眼的视角。
安格尔作为箱庭外的眼睛,偷偷的窥视着微缩的箱庭鸟笼里,发生的一切。
安格尔能以俯瞰的视角,看到一个细节很真实的大户人家,也能看到大户人家外那虚幻的街道。
而他心念一动,就能拉近视角。
安格尔用这种奇异箱庭视角,以最快的速度看完了大户人家以及外部花园树林里的情况。
在这过程中,安格尔不仅熟悉了箱庭视角,也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譬如说玫瑰园里奇怪的食人玫瑰,还有玫瑰园门口明显被蹄形踩踏过的人头……毫无疑问,这是拉普拉斯做的。
安格尔还看到了一个埋在土里的少女,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少女居然还活着,不过现在还昏迷着。
不过,安格尔并没有在外面看到拉普拉斯。
那意味着拉普拉斯其实是在……大房子里?
幽香 某某 花兒 秘密
安格尔心念一动,视角就被进一步的拉近,穿透到了房子外部,直接看到了房子内的一切。
房子有三层,安格尔大致瞄了眼各层布局,然后,他的目光便放到了一楼的主厅。
因为拉普拉斯此时正在这里与一个面具人战斗。
说是战斗,有点抬举了面具人,他根本没有和拉普拉斯相提并论的资格。这场打斗,完全就是一面倒,面具人在拉普拉斯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而拉普拉斯还没有动用大招:鳞片轰炸。
单单只是靠蜕鳞所增加的本体力量,便将面具人虐打到连连求饶。
不过,对于面具人的求饶,拉普拉斯也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便继续动手。
无论面具人怎么哭诉,怎么哀求,拉普拉斯都没有放过他。
短短时间里,便将面具人的四肢全都给拆了。
紧接着,拉普拉斯抬起布满鳞片且肌肉膨胀的大腿,脚下泛着危险光泽的蹄刀,对准了面具人的头颅。
此时,面具人的惊恐已经到了极点,浑身都在颤抖冒汗,嘴里的声音也变得囫囵,似乎在述说着什么。
可惜的是……他的语言,拉普拉斯听不懂。
只能从他那惊恐的声音中猜测,面具人在求饶,比之前更加卖力的求饶。
这似乎也意味着……头颅,其实就是面具人的最大弱点。
当得出这个答案后,拉普拉斯突然停顿住了。
然后,她慢慢的收回了腿,表情充满疑惑。
……
“怎么不动手?”
就在拉普拉斯陷入沉思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拉普拉斯立刻惊醒,狐疑的对着空气道:“安格尔?”
安格尔:“是我。”
拉普拉斯听到安格尔确认了自己的身份,没有迟疑,直接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你在哪里?刚才发生了什么?这个空间是怎么回事?”
安格尔:“我在外面,一个鞭子的附近,你知道这个鞭子吗?”
拉普拉斯点点头:“你说的是用晶体制造的鞭子?我就是被这鞭子拉进这个空间来的……”
拉普拉斯迅速的将之前在外界看到的事,以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安格尔:“原来你是这样进来的……不过,我现在也在鞭子旁边,但它并没有拉我进来,是不是意味着这个空间一次只能进一个人?”
安格尔顿了顿,低声喃喃:“这怎么有点像是……单人副本?”
“单人副本”拉普拉斯皱眉道:“什么意思?”
安格尔:“你可以理解成一个单人试炼的空间。”
拉普拉斯稍微懂了,她没有纠结这个奇怪的造词,而是继续问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晶体造物又是什么?”
安格尔也没隐瞒,将新权能诞生的事说了出来。
“这个新权能,应该与晶体造物有关。但这些晶体造物具体有什么效果,目前我还不知道,不过从你这边来看,很像是创造试炼类型的空间?”
“这就是新权能?也太不可靠……我是说,太奇怪了。”拉普拉斯吐槽了一句,问道:“既然你不能进来,那你怎么能看到我这边的,还能与我对话?”
安格尔:“这也是权能的原因,我有一个特殊的权能,可以一定程度影响其他的权能。就譬如现在,我能看到你,看到这方空间当下发生的事,但也仅止于此了。关于这一方空间,我知道或许比你还少。”
安格尔点出了“权能树”的大致效果,但并没有多作解释。拉普拉斯此时也没去追究,因为权能这东西,她之前以为对应的就是外界的法则,类似元素法则、空间法则……等等。但现在看来,各种奇怪的权能都有,所以安格尔说的权能,也是有可能的。
安格尔:“对了,你怎么不动手?这个面具人手上的鞭子,我感觉和我在外面看到这个鞭子一样,说不定你杀了它,你就能离开了这片空间了?”
安格尔见证了拉普拉斯对付面具人的全过程,所以很是疑惑,明明可以解决面具人,为何拉普拉斯又放过了他?
同情?不会。从刚才拉普拉斯卸掉面具人四肢的狠劲上,安格尔可看不到同情。
既然不是同情,那拉普拉斯为何会放过面具人?
“我现在确定,你的确对这个权能所知甚少了。”拉普拉斯在沉默了片刻后,淡淡道。
安格尔:“什么意思?”
拉普拉斯:“就在我刚才准备击杀这个面具人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凭空浮现出了一些信息。”
脑海里浮现信息?这是什么……神奇又曲折的走向?
拉普拉斯:“信息只出现了一瞬,但表达的意思的很清晰……”
拉普拉斯迟疑了一下,将这些信息,娓娓的道了出来——
时间回到不久前,拉普拉斯在对面具人进行攻击的时候,她就隐约感觉到有些奇怪的信息在周围缭绕,只是彼时她并没有太在意,只认为是面具人被攻击时释放的信息素,稍微注意一下就行。但谁知,就在她抬起脚准备一脚击杀面具人的时候,那些游荡的信息毫无阻碍的钻入了她的脑海里:
「特殊人物????处决中……」
「目前特殊梦境???,探索程度为65%」
「处决结束将离开特殊梦境???。」
「处决结束将获得‘问号’相关信息。」
「未探索区域,将在离开后发生未知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