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五十章 這位是姐夫嗎?看書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申少侠,你看上去干巴瘦,骨头里面全是肉啊……”
王龙七肩头扛着申公道半个身子,艰难前行着。从他龇牙咧嘴的表情可以看出,申公道虽然身形不高大,但是体重绝对不轻。
全景之旅
“王兄弟,你不用这样,我没事的。”申公道艰难地说着。
“没事?没事走两步。”
王龙七翻了个白眼,气喘吁吁。
前面引路的姬玉环有些担忧,“孩儿他爹,这荒郊野岭,西域妖怪又多,咱们还继续走吗?要不找个安稳地方先过夜,明天早上再赶路吧。”
“不行啊。”王龙七看着全身都发软、只有嘴还很硬的申公道,摇头道:“他这个伤势,不知道能不能坚持过今晚。万一睡一觉,说不定就醒不过来了,得赶紧去城里找大夫。”
“说谁醒不过来呢?”申公道意识虽然有些模糊,但是一听有人说自己不行,耳朵顿时就支棱起来,“你就找个地方过夜,我明天保证起得比你还早……我……我能晨跑三圈再去买好早餐再回来叫你们两个起床。”
王龙七听他越说声音越微弱,忙道:“行,早餐我要吃甜豆腐脑。”
“做梦!”申公道突然一瞪眼珠子,梗起脖子,“豆腐脑就是咸的,甜的都是异端……”
王龙七见他又有精神了,这才又加紧走了几步。
走几步就见申公道的手又耷拉下来,王龙七又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咸肉馅儿的粽子来两个也行。”
“我杀你……”申公道顿时又瞪大了眼珠子,“包枣的才叫粽子,想吃包肉的你怎么不滚去吃糯米鸡?”
王龙七还是不与他争辩,继续向前走,只是过了一会儿,看申公道似乎又萎靡下去,便又轻轻说了一句:“算了,还是吃一个冰皮月饼吧。”
“哇呀呀呀……”申公道顿足捶胸,“那玩意能叫月饼吗?那玩意能叫月饼吗?”
“怎么了?”王龙七道:“我不止要吃冰皮,而且还要吃冰皮蛋黄馅的……”
“噗——”
话音未落,就听申公道仰天长啸,吐出一口为数不多的老血。之后脑袋一软,再无声息。
“……”姬玉环无语地看着王龙七,“你非气他干嘛啊?”
“我不是想让他振作精神吗……”王龙七弱弱道:“谁知道这人气性这么大,还能吐血的啊?”
“这么大人了,什么都不懂。”姬玉环白了他一眼,“谁家好人吃月饼包蛋黄?”
“……”轮到王龙七无语一阵子,“现在的重点是这个吗……”
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姬玉环突然抬手一指前面,“孩儿他爹,你看,前面是一座城池!”
“是吗?”王龙七抬起头,就见前方果然是一座城池轮廓,“好,咱们这就……”
两人正大喜过望,想要赶紧进城,就感觉身边北风一紧,隐约间带着一股腥气。
闻到这股味道,王龙七鼻子抽动两下,沉吟道:“妖怪……是公妖怪……”
姬玉环惊讶地看着他:“你还能分清公母?”
“母妖怪身上的味道不是这样的。”王龙七自信摇头。
“你还能分清母妖怪的气味……你是不是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姬玉环顿时一瞪眼。
王龙七立马大声说道:“你这……你这老娘们是不是真分不清轻重啊,现在是有妖怪了!妖怪!你问我干过什么有用吗?”
“你看你这副恼羞成怒的样子。”姬玉环反倒冷静下来,“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王妃的成長攻略
随着她这句话出口,一个巨大的阴影,也缓缓笼罩了两人的身形。
王龙七嘴唇抖了抖:“我的妈耶……”
……
巨大的黑影,映到叶冷儿寝宫的窗外。
两个异妖门的尊者,一个身形拔高一丈有余,肉身如骨节,双目鲜红似血。一个身形横扩七尺开,双臂变成两个巨大红钳。
张牙舞爪,妖风阵阵,缓缓朝叶冷儿逼近。
大皇子在二妖背后,冷笑看着叶冷儿,似乎看穿了她镇静下的一丝心虚。
从小他最不喜欢的,就是二弟和小妹。一家几个兄弟姐妹,如果都很傻,那就等于大家都不傻,可假如有两个聪明的……那就显得其他人很呆。
大皇子偏偏又是最呆的那一个。
原本他身为嫡长子,应该是毫无疑问的王储。可是父王竟然到咽气那一刻,都没有做下决定应该将王位传给谁。
显然就是觉得他这个嫡长子不值得。
之后几子争位,似乎印证了这个纠结。他这个老大,是第一个被赶出不老城的。在外流浪,险些乞讨为生。
全城上下似乎都在看他的笑话,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腾河老祖。
没错,他直白地告诉自己,他是来自异妖门的老祖,为了谋夺不老城的圣物而来。他可以替自己争夺王位,只要自己事成之后将圣物给他。
大皇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出卖不老城又怎么了,如果不交出圣物,自己就是一条丧家之犬。如果把圣物给他,自己就能成为新王。
不老城虽然会亏,但是自己血赚。
于是靠着腾河老祖的帮助,大皇子轻而易举地回到了不老城。但此时却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圣物不见了。
不知道是被哪个兄弟姐妹带出了不老城,腾河老祖当即暴怒。他这才让大皇子先韬光养晦,放出话来支持其他兄弟姐妹上位,让几个王子王女都先回来再说。
这才有了叶冷儿回来成为女王的事情。
只是叶冷儿登基不久,就发现了自己一直处于异妖门的监视中,束缚越来越紧,这才想了办法求救,意图脱身。
只是大皇子并不清楚她的底牌,他只知道玄虾尊者与玄蟹尊者是腾河老祖手下的得力干将。对修为不强、除了会开花以外没什么本领的小妹,是绰绰有余的。
喊救命?
简直想笑。
大皇子冷哼一声:“叫吧,整座王宫都已在我掌控之下。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可能有人来救你的……”
“呵呵……”“哈哈……”
虾蟹二尊者的阴笑声也愈发向前,眼看叶冷儿就要被它们擒住,突然,嗖的一声,一道飞火流星自天外而来。
咻咻——
两声。
大皇子就见眼前一花,玄虾尊者和玄蟹尊者的身形都消失了。
如果说他们离开了的话,那空气中那股淡淡的焦糊味道……夹杂着几分烧烤海鲜的香气……是怎么回事?
眼前再一晃,就见一个英俊到有些刺眼的小道士已经出现在了殿宇之中,左右看了看。
“小李道长,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叶冷儿终于不再那般镇静,一把朝李楚扑过来。
李楚左手托住她的手肘,轻轻一旋,将她身子拧到一边站好。
“下次有事直说就好……我们队伍中某些女子,不太识字的。”李楚轻声叮嘱道。
“嗯……”叶冷儿轻轻点头。
然后,又转头看向了大皇子,露出一丝微笑:“大哥,这下你知道我的底牌是什么了吧?”
大皇子的喉结动了动,咽了口唾沫,目光有些颤抖。
他终于意识到,那两个尊者是被李楚御剑一个来回就杀了的事实。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恐惧。
面对着叶冷儿的问话,他嗫嚅良久,终于憋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姐姐……这位是姐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