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箭魔 起點-第四千九百六十章 閻羅齊聚熱推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箭魔
转轮王没有墨迹,手中的幽冥令牌化为蓝光直接冲入了白里的手中。
白里抬手抓住了飞过来的蓝光,可是当蓝光入手的一刹那,白里却愣在了原地。
“怎么?见过?”看到白里愣神,转轮王也是一脸不解,要知道,这幽冥令牌可是只有一块的……白里不可能见过幽冥令牌吧……
可是这会儿白里那疑惑的神色仿佛是在告诉转轮王,他认识这东西一样。
白里没有见过幽冥令牌……但是白里却认识幽冥令牌,因为这玩意儿……竟然是特么一块昊天塔碎片!
没有错……白里这会儿都傻了……
尼玛……这幽冥地府有这么多的昊天塔碎片么?
之前的生死簿是昊天塔碎片所幻化出来的……判官笔也是昊天塔碎片幻化出来的,不过因为它们的特殊作用,所以白里没有将其收走。
惡女Maker
因为幽冥地府一旦少了这两样东西之后,会对整个幽冥地府的轮回系统都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白里是肯定不可能乱来的。
但是如今让白里没有想到的是,这特么随便找来的一块幽冥令牌竟然是昊天塔碎片?
当然了,这会儿面对转轮王的问题,白里是肯定不会回答自己认识的。
“有点熟悉的感觉……”白里只能找了这样一个借口。
“呵呵……此物天下间只有这一块,此物便是幽所给予的,所以你不可能见过的……”这一点转轮王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嗯不错……只是熟悉,确实没有见过……”白里也是连忙开口,通说说话间白里已经将这块幽冥令牌收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当幽冥令牌钻入白里身体的一刹那,转轮王愣了一下,但随后他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幽冥令牌钻入了白里的身体之后,马上融合进入了昊天塔的魂珠世界……
这会儿幽冥令牌化为了昊天塔碎片融入了昊天塔的模型之中。
白里这会儿想要看看这块幽冥令牌所化的昊天塔碎片到底有什么功能,但是白里看了一下却发现这玩意儿竟然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好像根本不带任何的效果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
要知道,一般情况下昊天塔的碎片都会带有各种能力的,难道这一块是没有能力的?
还是说自己没有找到正确使用的办法?
不过白里也知道,这里好像不是尝试的地方,这会儿白里就见转轮王朝着自己挥了挥手道:“我已经让阎罗王去通知十殿阎罗了,我们也该出发前往冥河了……”
“好……”白里点了点头,随后也放弃了继续研究幽冥令牌的碎片,这会儿跟上转轮王的步伐走出了转轮王的大殿。
冥河贯穿整个幽冥地府,而十殿阎罗的府邸也是建立在冥河的边缘的,所以此时当白里走出转轮王的大殿之时,远处传来了一个无比阴沉的声音。
“白里……好久不见啊……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发出这声音的是一个瘦的跟麻杆样的家伙,他的身上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血肉,好像就是一层皮包骨头一样。
而此人白里一眼也认出了他的身份。
没错,他正是楚江王……
“老楚,好久不见……”白里也不管楚江王到底是不是姓楚此时走上前去给了这家伙一个拥抱。
楚江王也是非常豪爽的跟白里拥抱,不过看在苏蝉的眼中,很怀疑白里是不是稍微一用力的话楚江王的浑身骨头都会跟着一起断裂。
很显然楚江王的骨头没有那么的脆弱,跟白里拥抱之后,并没有任何的断裂迹象,而楚江王看着白里也是眼神之中无比复杂啊。
关于三界的事情,白里最早就是从楚江王这里知道的,楚江王当年一次次的提示白里,就是想要让白里去试试寻找其他的地方。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白里自己没有去做,可是在阴差阳错之下,却被杨戬追的不得不进入封禁之地,而白里不是没有办法从封禁之地出来,只不过那个时候疯狗一样的杨戬疯狂追杀白里,如果白里那个时候出来回到人界那结果估计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白里只能设法进入了天界……万万没有想到,进入天界却意外的给白里打开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啊。
如今白里再次归来,果然已经变得不可想象,同样,白里开启另外两界也给其他人带来了全新的意义。
楚江王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白里还是读懂了他眼神之中的意思。
看来,他应该也很想前往地界和天界看看吧。
不过白里没有说出来,因为现在来说还不适合,十殿阎罗已经从阎罗王的描述之中知道了地界现在是什么情况。
火凰释放出了离鸢的残躯,使得离鸢随时都有被放出来的可能性,面对这种可怕的后果,现在必须要先解决这件事,至于以后是不是会去地界,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能够让我们十殿阎罗服务的,这世上可能也就只有你了……”阎罗王这会儿在一旁苦涩的说着,而他的旁边则是站着几个跟他一样苦涩的家伙。
而后楚江王为白里一一介绍了这些阎罗……虽然他们白里都见过,毕竟当初自己闹得冥河倒流的时候,十殿阎罗可是差点追杀自己的。
所以对于他们白里还是有印象的,只不过不清楚谁是谁而已。
而十殿阎罗每一位在这幽冥地府之中都有着自己的职责,本来楚江王还打算介绍一番的,但是想到时间紧迫就没有继续多说什么了。
十殿阎罗这边观察白里的同时也在观察白里身边的苏蝉,因为他们都从阎罗王的口中高知晓,这位女子便是传说之中的君主,可是他们是越看越心惊啊。
因为他们发现,这位君主对白里竟然是千依百顺的样子,这完全颠覆了他们心中对于君主的认知啊。
要知道,他们每一个都是从远古时代活过来的老怪物,对于君主他们自然是明白的,不敢说号令谈下,但是君主的恐怖印刻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头。
君主永远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存在才对啊……可是如今这君主对白里竟然……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
这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