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棄少歸來 ptt-第2946章 世界的演化

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弃少归来
既然寻不到其他离开此地的途径,那就只能用一些非常规的办法了。
林君河眼中闪烁着精芒。
这绫罗秘境与寻常秘境不同,因为有着诸多防护阵法的存在,再加上难以计数的浮空岛屿,每时每刻都需要消耗庞大的灵力。
因为有着诡异金芒充当灵力源泉,秘境才能存在了无数岁月依旧安然无恙。
而若是没了这灵力支撑,以这秘境如此庞大的灵力消耗,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而这也是林君河眼下想到的最好办法。
距离秘境结束的时间只剩一天多了,若是寻不到应对之策,被强行传送回那绫罗山谷之中。
此时的山谷内必然有不少赤龙道宗的顶尖强者在守候着,以他如今的实力,即便联手朝露雪也绝无半分胜算。
虽说他可以唤来万剑锋下的那把剑前来救场,但若是真那么做了,不仅会将他完全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对于灵渊剑也会造成不小的损伤。
灵渊剑毕竟是真正的仙器,本不属于这一界,隐藏着山峰内部的剑冢之内才能逃脱世界规则的窥视。
一旦出世,没有了剑冢遮掩,必然会遭受到世界规则的压制与反扑,严重的话甚至会给灵渊剑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
也正因如此,除非陷入到了无可挽回的逆境之中,否则的话,林君河轻易不会动用这张底牌。
眼前的情况虽然也很糟糕,但还远没有到束手无策的地步。
依照他的估算,没有了灵力源泉的支撑,凭借着这个秘境的巨大消耗,最多不过半日功夫,仅有的灵力就会被消耗殆尽。
到那时,在没有灵力支撑的情况下,整个秘境都将开始坍塌。
这绫罗秘境本是一处独立的空间,在坍塌之下,扭曲波动的空间之力必然会影响到与之接触的通玄大陆,继而短暂出现别的相接之处。
也就是出口。
虽然那些出口的具体位置都无法确定,但只要不在绫罗山谷之中,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有利的。
林君河不断在心中推演后,半晌后,神色这才逐渐坚定了下来,继而朝着祭坛上的那个光球探出了一只手去。
浓郁的灵力在他掌心凝聚而出,随后化作无数丝线朝着那光球附着而去。
虽说在漫长岁月的洗礼下,这祭坛的力量早已消弭大半,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要强行破坏的好。
在他的操控下,那些灵力细丝就好似一条条触手般,轻易便进入到了那灵力光球之中。
有着强大的神魂支撑,每一条灵力丝线都好似有着自我意识一般,灵活的在那光球中来回穿梭着。
前后不过小半炷香的功夫,那光球上的光芒就逐渐变淡了起来,被林君河的灵力取而代之。
四海列國妖俠傳
也就在最后一缕祭坛的灵力被他取代的瞬间,一道骇人至极的威压骤然顺着那些灵力丝线传递到了他身上。
轰!
剧烈的耳鸣凭空生出,林君河只觉得整个识海都为之一震,周身灵力更是在此刻陷入了停滞之中。
隐约间,眼前似乎化作了一片虚无,而后混沌骤分,有天地生于其间。
万股岁月恍然一瞬,日月转换间,有山峦叠起,草木丛生,无数洪荒巨兽生老病死,轮回往复。
而后不知多少纪元,世界演化极致,走向毁灭,天地崩塌,众生湮灭,繁荣景象在须臾间又归于虚无。
待到一切散去,林君河这才猛然惊醒,环顾四周,却依旧是那座青铜古殿,长明灯火摇曳不止,中央处,那缕诡异金芒正在他的灵力包裹中晃动着,好似方才的一切都是错觉般。
但林君河自然不可能这么认为。
他的神色瞬间便凝重了下来,死死盯着那缕金芒,目光深沉。
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经历了一个世界的诞生与毁灭,而这一切来由,显然都是出自那金芒。
虽说那般景象已然消失无踪,但金芒上弥漫出的恐怖威压却还笼罩在他身上。
这股威压强横到了极致,若不是此时的他仍然处在混沌体状态下,恐怕瞬间便会被其压迫到难以行动。
强忍着周身传来的恐怖压力,林君河心中一横之下,干脆运转起了五行衍天决。
悠闲修仙人生
不管那金芒是何来历,只要将其纳入体内,转化为自身灵力,自然也就相当于将其破除了。
五行衍天决运转之下,他的掌心之中顿时涌现出了一阵强大吸力,那些灵力丝线也纷纷朝着那诡异金芒缠绕了过去。
只不过,事情的发展却与林君河预料中的有些不同。
他施展出的灵力丝线刚一触碰到那金芒,后者便骤然绽放出了一道庞大至极的灵力。
哪怕此时的林君河身处在混沌体下,也被这恐怖的威力震得倒飞了十数米之远。
那缕看上去不过拇指粗细的金芒此刻好似化作了一座龙脉,源源不断的灵力疯狂的从中喷涌而出,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让整个大殿内的灵力浓郁了十倍不止。
林君河显然也没有料到这般情况,念头微动之下,一口金色小鼎顿时从他眉心飞出,而后迎风暴涨,化作三四米之高,最后横陈在了他头顶。
随着九龙鼎的出现,四周那恐怖的灵压顿时消弭了大半,虽说依旧庞大,但却是勉强能够接受了。
林君河将道体施展到极致,而后不断操控着那些灵力丝线,要通过五行衍天决的力量将那缕金芒吸收。
只不过,后者绽放出的灵压实在太过恐怖,那些灵力丝线在靠近到一定程度后,很快便会失去控制,根本无法真正接触到那金芒。
无奈之下,他只得咬了咬牙,悬着九龙鼎,顶着庞大的灵压缓缓朝着那金芒靠去。
与此同时,这通天大山底部,正在打坐恢复的朝露雪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一般,骤然从修炼中醒了过来,抬头朝着天穹望去。
女忍害羞了
那原本围绕着这大山的氤氲气息不知何时都已散去,而在天穹顶部,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正以这座山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