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星門討論-第348章 妖族的智慧(求訂閱月票)推薦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北海。
力覆海还在呼呼大睡,它分身都懒得出去,除了出去两次见了一下李皓,一直都在沉眠。
天地不复苏,它出去也没啥事干。
就在此刻,巨大的金色牛眼,陡然睁开。
下一刻,斗转星移,力覆海从原地消失。
再出现,已经出现在一座府邸门口。
而府邸门口,好像有个海眼。。
此刻,旋涡转动。
力覆海也没化形,保持牛形,眼中露出一些疑色,很快,声音震荡:“李家后人,是来找我的?”
旋涡之外。
此刻,呈现出李皓的样子。
李皓声音传荡而来:“晚辈特来拜访,叨扰前辈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力覆海拽了一句文,很快,旋涡转动,李皓踏空而来,笑容灿烂:“叨扰前辈了!”
“无妨,蓬荜生辉!”
这位妖族大圣,倒是客气的很。
上下打量了李皓一番,牛头点动:“不错不错,有你先祖之风!剑尊扬威天下,剑意无双,我看你剑意不弱,迟早也能扬名天地之间,魔剑之名,未来可期,未必就弱于你先祖长生剑尊!”
李皓笑了。
这牛妖,倒是有趣。
这算是拍马屁吗?
对方还是一位圣人呢!
之前,李皓以为只是不朽,倒是小看对方了。
再看看对方那金身灿烂,李皓微微吸气:“前辈……好像圣躯完整,这……”
没受到腐蚀干扰吗?
力覆海笑声传荡:“我坐镇此地,四海之内,能量浓郁一些,加上此地关联禁忌海,禁忌海复苏之后,也有一些能量涌入,海中矿脉能量更浓郁一些,也无人争抢……”
换言之,这位,战力一直保持在巅峰。
李皓有些意外!
力覆海也很意外,李皓为何突然到这?
这位,之前接触过两次,对自己虽然还算客气,可也有些敷衍,今日怎么来这了?
李皓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因为双方的确不熟悉。
他迟疑着如何开口,力覆海却是主动说道:“李家后人,剑尊如今不在,我乃银月镇海使者,有巩固一方平安之责,你来此地,是否有危害天地之事发生?”
“……”
人家连台阶都给你搭好了!
此刻,李皓真的有些意外。
对方既然如此直接,如此客气,他也不再迟疑,开口道:“镇海使前辈,是这样的,我发现了当年叛变新武之人……”
“该杀!”
力覆海那是不等他说完就道:“对方很强吗?”
“这……天王……”
“那有些难度,我恐怕不敌,可有援军?”
“这……有,战天城龟守护,槐将军,还有九师长李道宗,还有后备守卫军军长暂时还没复苏……”
“天王吗?”
力覆海迟疑瞬间,又道:“天王也不可怕,哪怕叛徒保持战力巅峰,无本源,肉身还未必如我!妖族肉身无双,强悍无比,只是,战天城这几位……除了李道宗之外,都不擅攻!防守有余,攻击稍缺!你……能匹敌圣人吗?”
“可以!”
力覆海闻言有些意外,又不算太意外,很快道:“那便可!你掌天意,能否携我本尊出遗迹?”
“可以!”
李皓点头,还是有些意外。
这位……是答应了?
只是随意一提罢了。
没有说太多,也没谈条件,这……是不是太好说话了?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好说话的强者,他都担心了,担心对方……可能有问题!
没办法,他遇到的强者,真没这么好说话的。
很是让人意外和疑惑!
而力覆海,也觉得自己稍显急切,很快,牛尾摇晃一下,又道:“李家后人,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
“何事,前辈直言便是?”
力覆海摇头晃脑道:“若是你掌天地,为天地之主,册封天下妖族,可否保留我银月镇海使之位?”
李皓都愣住了。
啥意思啊!
这话,是投资,还是说未来的回报?
可是……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能执掌天地?
你也不了解我啊!
他很意外!
而他却是不知,力覆海家族传统。
力覆海的先祖,乃是初武本源时代,九皇之一的南皇坐骑,初武本源时代,牛妖一族就依附南皇,成为妖族霸主势力。
等到了新武时代,人王、至尊,剿灭了无数不听话的妖族,可牛妖一族,还是霸主之一,无他,它们牛妖一族的第二位人才来了,力无奇,新武镇海使!
再到了它,它来此地,原本是想成为银月之地,妖族领袖,成为牛妖家族第三位绝世妖杰,成为新世界,新时代的妖族领袖的。
可惜……剑尊没有吞噬天地,也没干别的,小世界还是小世界。
而今,小世界好像不一样了。
有成为大世界的趋势!
作为一族都在寻找契机,投机的分子,力覆海早就准备如何投机了。
它牛妖一族,可不是槐树一族那种两边倒的墙头草。
它牛妖一族,那是以眼光著称的,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人杰,这一点,它就排除掉了所有非新时代的人物。
而这个时代,其实它很了解,并非不了解。
当今天下,有能力争霸天地的,也就那么几位。
映红月,大离王,水云太后,大荒之主,赵曙光,李皓……
而李皓,后来居上!
如今,看这情况,甚至可能匹敌圣人,如此进步,如此速度,传武天下,此刻不投机,何时投机?
它还正发愁,这李皓,对自己爱答不理呢!
至于对付天王……又不是自己去单挑,联手去干,投机自然要付出一些代价,赢了通吃,输了那没办法,它可是将家族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它们这一族,从天地初开,一直辉煌到如今,可不是吹的。
任何时代,它牛族力家,那都是绝对的妖族霸主势力之一,而这,也是无数家族之妖,一点点争取来的。
机会就在眼前,何必客气?
而李皓不知这些!
哈嘍,猛鬼督察官 我心狂野
他是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他如今也算是霸主了,可主动投靠……其实也有,比如林红玉。
可是,新武时代的强者,主动投靠,还是一位圣人……他都有些害怕。
别不是……有坏心思吧?
心中念头万千,李皓有些迟疑道:“前辈,这天地如今情况很复杂……”
力覆海一点也不担心,直言不讳道:“世界新生,时代新生,旧的都将毁灭,新的才能主宰!这是天意,也是时代的必然,真正的天才,人杰,霸主,早在这封印的十万年岁月,就已经成功了!拖延到新时代都没成功的旧人,无一人可掌天下!”
“对霸主而言,天地之主而言,十万年,哪怕天地封印,哪怕能量耗空,哪怕沉眠……也会死中求存,你要记住一点,但凡十万年无所成就者……都不是霸主之姿!只是苟延残喘,可为兵,为将,不可为主!”
这番言论,还是李皓第一次听到,顿时感觉天都亮了!
他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力覆海,一位圣人大妖,此刻告诉自己,旧时代的存在,十万年没能翻盘的,都是废物,都是垃圾。
这……甚至包括了它自己!
这一番言论……和李皓平日里听到的,完全不同。
所有人都在说新武的强大,没人说,他们是废物,无能。
李皓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而力覆海见状又道:“李家后人……或者称你李都督,作为新时代的霸主,新时代的人杰,你只需要记住一点,十万年都做不出什么功绩的人,都不值得你去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昔年,人王三年崛起,天地无敌!九皇四帝的时代,天帝也是一路无敌,崛起迅速,成为天地霸主!”
“我力家,曾纵观古今,凡成霸业者,必须有一点,时间要短,时间一长,精气神早就消磨一空,老不如新,老人,早就思想固化,自认老谋深算,实则气魄两失,早无霸主之态!”
李皓听的有些恍惚。
此话,来自一位新武时代的圣阶大妖,曾是坐镇银月四海之地的妖族之领袖,甚至是银月整个妖族的领袖,此妖的地位,在这个时代,也许……仅次于张安吧?
八大主城的城主,除了剑城,其他七家主城城主,未必就比对方地位更高。
李皓有些恍惚,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前辈……新武镇海使和前辈……”
“那是我爷爷!”
帝尊嫡传!
新武镇海使的孙子!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嫡传了。
蒋盈李这些人,都稍微差一些,因为不是第三代,可能是很多代后了,但是也是嫡传,此妖和张安一样,都是帝尊第三代嫡传!
当然,镇海使地位不如张家至尊就是了。
见李皓还在思考,力覆海又道:“我力家,帝尊可不少,我爷爷,新武镇海使,便是帝尊强者!而我先祖,南皇道友水力先祖,也晋级帝尊境!南皇和我先祖交好,也是帝尊层次,还是老牌帝尊……力家辉煌,前所未有,我力覆海,家学渊源,纵观古今,说出来的话,不会有错的!”
李皓吸气:“你……都是帝尊?”
不是说,帝尊很难吗?
你家这么多?
虽然只有两位,可听它的意思,南皇,昔年的九皇之一都能算它一家的,那可就是三位了!
力覆海牛脸有些骄傲:“新武时代,我力家两位前辈,都在为人王征战天下!事后,论功行赏,力家自然多了一份荣耀,哪怕镇妖使……”
说到这,顿了顿:“其实……镇妖使还没我爷爷实力强大,对外宣称是帝尊,实际上……咳咳……半帝之境!”
镇妖使,居然不是帝尊?
李皓都想八卦一下了!
可想了想,算了,还是不八卦了。
此刻,李皓倒是来了兴趣,露出笑容:“镇海使的意思是,此次愿意出山助我一臂之力,只要天地成为我的,我只需要保留镇海使之位即可?”
“对!”
力覆海那叫一个爽快!
施恩不图报!
当然,是为了图更大的报酬。
力家数代都在为强者效劳,第一代先祖水力,是南皇坐骑。
第二位发扬光大的先祖,力无奇,曾给人王当过坐骑的,人王嫌弃镇妖使那条杂血天狗身上鳞甲太多,哪有牛妖坐起来舒服。
第三代,暂时还没出现,它想着……我不做人坐骑,能否有个好前程呢?
至于投机界,经常被人提及的槐王,那位帝尊,它不屑一顾。
投机到了全天下都知道你在投机,这算什么?
名声都臭了!
看我力家,从开天辟地投机到如今,没人说我力家不好,都说我力家憨厚,若是这李皓能成功,天下人会说我力覆海投机吗?
不会!
只会说我力覆海眼光毒辣,以圣人之尊,上来就一口答应你一切,啥也不提,若非怕这李皓害怕,连保留镇海使这话都不会说,作为一方霸主,事后论功行赏,能忘了这茬?
遇到了强敌好啊!
越强越好!
天王,很好。
若是圣人,人家自己都能解决了,还需要我们吗?
就是天王,才需要助力。
此战,惨烈一点更好……当然,前提是小命无碍!
越惨烈,越是能证明,自己的靠拢,是何等的重要,付出的代价,是何等的巨大!
而且,李皓身边,好像还有一条狗!
镇妖使无数代的杂血后裔!
它很烦这一脉。
这一脉,也是一路辉煌,第一代先祖乃是一条天生地养的天狗,在九皇四帝时代就很辉煌,第二代先祖镇妖使,在人王时代也很辉煌。
结果这个时代……还有对方的杂血后裔,镇妖使自己都是杂血,到了黑豹这,更是杂血中的杂血,结果还有些返璞归真,又杂成狗了,镇妖使可不是狗,头上还是独角呢。
妖族妖兽一脉,除了这一脉,没人比它们力家更辉煌了!
此刻,力覆海想着,难道到了我这一代,还要被对方压制吗?
不可能!
天狗压制了水力老祖,镇妖使压制了镇海使力无奇,也就是自己的爷爷,难不成,自己这位大圣,还压不住一个小小的杂血狗?
力覆海心中念头万千,而李皓,也是念头万千,许久才道:“那……前辈愿意陪我去新道宇宙走一趟吗?”
“新道宇宙?”
力覆海瞪大了眼睛,心中暗叫,这么豪爽?
我刚说投靠,你就这么信任我,连新道宇宙都要带我去看看?
我力家,果然名声在外,憨厚无比啊!
新道宇宙啊!
它故作矜持道:“这不好吧?”
而李皓,却是微微皱眉,心中想着,难道对方知道,难道……对方被红月之力入侵了?
难怪答应的如此爽快!
他有些迟疑,而力覆海,马上又道:“不过,既然李都督邀请……那力某也就随都督之意了!都督放心,大道宇宙,与我而言,太过遥远,我绝无谋夺之心!沉眠十万年,无人有此魄力,掌一方大道宇宙,不止是我,哪怕那些半步帝尊,甚至帝尊……都做不到!大道宇宙,也在等待有缘人……显然,十万年不出,而今才出,都督便是唯一的有缘人!”
这还真不是!
李皓失笑,要说第一个进入的,其实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老师。
当然,此刻,也没必要再说这个了。
这位既然答应进入……那就好。
下一刻,随着李皓撕裂苍穹,力覆海也不客气,跟着一起进入,踏空而行,一头金色大牛,直接进入大道宇宙,一瞬间,有些大道雷霆闪烁。
李皓脸色剧变!
而力覆海,却是有些疑惑,任由那小小的雷霆劈中自己,有些疑惑地看着李皓。
而李皓,也看着它。
此刻,那孱弱的红月之力,被直接劈碎,对力覆海而言,毫无损伤。
而李皓,却是有些疑惑。
很弱小的红月之力!
很微弱。
有些像是无意中感染到的,也没有对力覆海产生什么影响,可是……哪来的红月之力?
力覆海一直在洞府中,十万年不出。
一直在坐镇禁忌海……
禁忌海……
李皓心中微动,映红月!
映红月之前在大离,好像发现了禁忌海源头,一直在搞事情,但是具体做了什么,李皓不知道。
而此刻,力覆海却是受到了一些红月之力的影响。
有可能是映红月体内的红月之力!
映红月体内,聚集了八大家之力,又聚集了一些红月之力,两者彼此抗衡……
为何禁忌海中,有他的红月之力?
至于红月那位帝尊……应该不至于,那位恐怕还影响不到这边来。
只有映红月这边,才有可能通过禁忌海影响到力覆海。
此刻,李皓解释道:“这是大道雷霆,驱逐洗礼一些邪恶之力,是大道的赏赐……”
“原来如此!”
力覆海吸收了一些大道之力,点头:“难怪酥酥麻麻,如同按摩,很是舒服!只是……我体内居然有邪恶之力?奇怪……”
它仔细感知了一下消散的力量,好像回忆了一下,有些疑惑:“我很久没怎么吸收能量了,这股特殊能量,难道……是从禁忌海中传来的?”
说到这,又想到了什么,开口道:“禁忌海前些时日,有些特殊波动,应该来自于源头,可能有人在做什么,之前我想通知你,结果没遇到你!”
它又说道:“你若是有时间,可以探查一下,这种特殊的邪恶之力,也许不单单只在这里,可能蔓延到了整个禁忌海,有人可能在海中释放这股特殊之力,抽取了一些禁忌海之力……”
李皓迅速思考,释放红月之力?
映红月将红月之力释放进入了禁忌海,又抽走了部分禁忌海的力量。
他这么做,为了什么?
红月之力影响到了他?
还是说……有别的打算?
一个个想法浮现,他又看了一会力覆海,见对方好像真的没什么影响,也没在意这茬,倒是安心了一些。
“前辈……这大道宇宙,前辈觉得如何?”
“浩瀚无垠,虽然初生不久,却是潜力十足!”
力覆海怎么说也是圣人,还是帝尊之后,当过银月镇海使的存在。
此刻,也不算吹捧,牛头点动:“好地方,好大道!只是开发的还很欠缺,但是新生大道,已经不错了!你是第一个发现大道者,能遨游大道者,大道宇宙为你开放,寻常人是无法进入的!你还能带人进入,更是无与伦比!”
“但是,你只是带人进入,太过浪费了……”
李皓有些疑惑。
力覆海知道李皓未必懂,也不卖关子,解释道:“昔年,苍帝,也就是和人王共掌天下的另外一位帝尊,也……勉强算是我妖族!它昔年曾遨游本源大道,也是少数能遨游本源宇宙的强者,天生变强,不修炼也会变强,一直都在变强,无时无刻都在变强……”
它又看向李皓:“你……你好像并未感受到大道宇宙的真谛!你得和大道宇宙,保持一个联系,让大道之力,随时随地,都往你体内涌入大道之力!”
李皓一怔:“我有道脉,有神文,可以一直在大道宇宙中汲取能量……”
“那是主动汲取,我说的是被动的,哪怕你不修炼,也有无数能量进入你体内。”
李皓疑惑:“那怎么可能,你不修炼,如何有能量进入体内?”
力覆海瞬间来了兴趣:“这你就不懂了,你要寻找到大道的旋转中心……”
“什么?”
“宇宙,其实是在运动的!”
力覆海解释道:“大道宇宙,也在运转,哪怕很慢,但是的确在运转!运转,就有一个中心,就如同海眼,海眼中心是很平静的,但是,海眼中心,也会有一些溢散的海水、能量溢散而出,精纯无比!”
它看向李皓:“你需要找到这个运转中心,按照大道宇宙的规律,这个中心,你若是找到了,在那开辟一个缺口,以大道之基稳固,你便是宇宙大道的核心!那样一来,宇宙的每一次运转,都会给你输入无穷无尽的能量!”
“其实,现在正好!因为大道宇宙很弱小,一旦强大了,我反而不会让你这么做,因为你太弱,一次运转,无数能量涌入你体内,你就死了!可现在,弱小的大道宇宙,和你刚好契合……这大道宇宙,简直为你而生!”
“苍帝也曾是大道宇宙的核心,所以,哪怕睡觉,也是不断在变强的!”
“你也一样……大道殊途同归,最终,都是一样的道理!”
而李皓,早就有些震动。
睡觉,也能变强?
他看向一个个区域,大道是在运转的,宇宙是在运动的,是吗?
这些看起来不动的大星,都是在运动的?
它们运动起来,都有一个规律,肉眼几乎无法看出来,是吗?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
每一个时间,都会有能量涌入体内,让自己被动去修炼,压根不需要耗费大量时间,一点点去抽取大道之力,这……有这么好的事吗?
这一刻,李皓心中有些意动了。
而力覆海又观察了一下四周,又道:“还有,你的大道宇宙,防守太弱了……”
“防守?”
李皓疑惑,愣了一下,大道宇宙还需要防守?
力覆海也疑惑:“你就不怕,你躲入大道宇宙,被强者追杀而来?这大道宇宙,还没到无敌的地步……并不能直接诛杀外来者,哪怕对刚刚那种邪恶之力有针对,可对方一旦很强,比如跨入了帝尊层次,也未必无法抗衡!”
“何况,对新武大道,并不是太针对,一旦被人闯入其中,可能会直接在此诛杀你!实际上,这大道宇宙,其实,是你的杀手锏……”
“杀手锏?”
李皓此刻如同学生,乖乖听着,有些震动。
力覆海又道:“当然,你要学会固定一个口子,不要每次随意撕裂一处!你在固定的口子附近,布下天罗地网,敌人不来,你就可以逃走,来了,你就可以诛杀!”
“我看你也有心思梳理这杂乱无章的大道……为何不借用大道之力,布下天罗地网呢?将口子开在某个区域,随时调动大道之力,诛杀强敌!”
它牛蹄指了指五行区域,又指了指其他区域:“比如那火系区域,口子开在那,一旦敌人来了,率先进入其中,瞬间被焚烧……可以设置一重重障碍,过了火行,就是金,就是木,就是水……就是剑……”
“你甚至可以将这个区域,设置成一条环形通道,穿插在环形通道之中,随时会被无数大道之力袭击!不要再让人一进入,就可以看出你的大道宇宙模样……”
“要设置成一个迷宫模样……进来后,对方只能沿着你规定的路线去走,走错一步,就是雷霆一击!”
李皓叹为观止,忍不住道:“这……”
“怎么了?”
“没事,前辈高瞻远瞩……”
李皓有些惊讶于这位大妖的见识。
而力覆海,却是很是矜持,这有啥?
对大道宇宙,它力家,也是有些研究的。
之所以研究这些,其实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预防苍帝!
苍帝曾一直想烤了镇海使!
想吃烤牛肉!
不单单是爷爷镇海使,连一代先祖,水力帝尊,都曾被苍帝抓走了大片血肉,差点被烤熟了,后来,为了躲避苍帝,力家两位先祖,没少研究这些。
而李皓,此刻却是心思转动。
大道宇宙中设置陷阱!
这……之前他还真没怎么想过,主要是,大道宇宙,能预防其他人进入,除非自己带进来的。
“前辈……那……那我先回天星镇一趟,等我回来,先带前辈去战天城……再和战天城中强者汇合,一起前往叛徒所在地……”
“可以!”
力覆海倒是无所谓,又道:“许久没见一些老朋友了,见见也无妨!”
“那……这次多谢前辈支持了!”
“客气,各有所求。”
李皓不再多说,一起从大道宇宙中走出。
力覆海见李皓要走了,又道:“此次对付天王……若是你能将吾等先藏身大道宇宙,偷袭最佳!”
李皓心中微动:“可是……现在有个麻烦,我撕裂宇宙口子,都是随机的!我一旦在外,再次撕裂……未必就在原地,可能距离极远!若是我自己在内,倒是可以通过一些物品定位,可如今,星空剑粉碎,我其实也很难精准定位。”
“而且,没有我在,前辈们单独在这其中,可能会遭受大道攻击,排挤……”
力覆海一听,也是点头,这个倒是麻烦。
“所以……你还得固定出入口!”
它补充道:“至于星空剑破损,难以定位,你最好重铸一柄神兵,作为贯穿两界的通道,当然,我看你好像在修复星空剑,我在大道宇宙中看到了一些残片。”
李皓点头。
力覆海又道:“剑,在于利!你有如此优势,却是没有利用到极致,我看你蕴养碎片,只是放在剑气纵横的区域,其实没必要,剑,利便可!任何大道之力,都可蕴养,也能适应各种环境,你每个区域都放置一些碎片,蕴养起来更快……而且,都是同源大道,并不会产生太大的排斥,这才是万道之剑!”
李皓再次微微一怔,有些豁然开朗!
此刻,看力覆海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这位……倒是博学多才,和想象中的妖族,一点不一样,也不鲁莽!
他想象中的力覆海,是那种只知道打架杀人的妖,而不是什么都懂的妖才对。
此刻,倒是有些遗憾,居然没早点来拜访。
“多谢前辈指点!”
“只是一些经验之谈罢了,其实,提前告知你,也未必是好事,大道,在于自己一点点去挖掘,若是提前都知道,那就失去了很多乐趣,也不会记忆深刻!只是,如今你急着对付强敌,没有一柄趁手的兵器,对战力还是有很大影响的。”
李皓点头:“我明白了!”
说罢,又道:“前辈……那我先告辞了……”
力覆海点头,李皓走了一步,迟疑了一下,还是转头道:“前辈,此次是对付天王,甚至……甚至不是一般的天王,危险很大,前辈……真的一点不担心吗?”
力覆海牛眼中露出一些笑意:“人也好,妖也好,想成为人上人,妖上妖,谁不是去搏出来的?就算天生是二代三代,我家世显赫吗?可不也照样困在此地十万年!这十万年,就缺一个搏的机会!既然机会来了,那就搏一次!”
“可……很多新武人,好像不是这个想法,为何?”
李皓看向力覆海,这是他第一次,遇到一位圣人强者,主动说出要去搏的,这倒是有些符合新武作风了。
力覆海淡然道:“因为你遇到的新武人,很少有经历过那种……寄人篱下,低人一等的存在!从一开始,这些人生来就是新武人,就是最强的势力,就是最强的人王和至尊笼罩……他们看似强大,实则,缺乏去搏的勇气!而妖族不同,妖族,其实每个时代都在挣扎!”
“越是明智的妖族,越是不甘心,越是愿意去搏一个机会……”
这一刻,李皓想到了另外一只妖。
荆棘玫瑰!
那也是圣人大妖,其实它知道,攻打大矿,未必能成功。
可是,还是愿意去搏一次!
最终,哪怕死了,也死的觉得很值!
李皓想到了一人,又道:“张至尊的孙子,张安,前辈应该知道,他是经历过的……”
“不一样,他有太多人照顾了。”
“可前辈……一门多位帝尊……”
力覆海笑道:“可我是妖族!”
李皓有些恍惚,可我是妖族。
一门多位帝尊,可因为我是妖族,所以,我也得去搏!
因为,新武人太强了,想在新武人强大无比的情况下,获得更大的成就,那就需要付出比人族更多更大的努力才行。
“人王对妖族,不是……还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只是,毕竟不是人族!帝尊很多,大多都是人族,妖族有几位?苍帝不管妖族,也不认为自己是妖族,天狗帝尊更是不会管任何妖族,我行我素,它自己逍遥即可!我力家两位帝尊,地位其实不高,当年也有一些强大的妖族强者,不过……后来人王一统天地之后,并未复苏一些敌对妖族,真正的强大妖族,都是和人族敌对的,所以……妖族愈发孱弱!”
力覆海倒也没什么怨念,敌对者,人王还复苏,那不是傻了吗?
只是……妖族的确一直被压制的厉害,人王倒是不管这些,可那些人族帝尊,天然就有些压制的意思在里面,这是人之常情,可也无可奈何!
“所以前辈愿意去搏个机会和未来?”
“对。”
力覆海也不藏着掩着:“其实,都一样!人族若是一直被压制,也会去搏一个机会,这关键不在于其他,在于弱小者天生渴望强大的执念!若是今时今日,执掌天地的,是一位妖族,那新武人……都会去搏了!而今时今日,最强的,还是人族……所以,你遇到的新武人,也许还想着,哪怕背叛者,其实也是人族,是八大家之一,并没有太强烈的反抗欲望!”
李皓听懂了!
下一刻,力覆海却是说出了一番耸人听闻的话:“还有,这天地,真要被背叛者执掌了,谁执掌了天地,都可能会和主世界出现联系!一旦出现联系,引来了新武强者,那机会反而来了!”
“什么?”
“回归的机会!”
力覆海笑道:“你破了星空剑,你执掌天地了,能打开星门吗?未必吧!你如今……也没绝对的实力去掌握天地,背叛者一定是天王,甚至半帝了,执掌天地的把握更大,至于你担心他们被杀了……他们其实不担心。”
“不担心?”
李皓再次一愣,很快明悟,有些了然,低沉道:“前辈的意思是,他们想着,背叛者执掌了天地,也可能会联系到主世界,一旦回归,主世界阴阳之道完整,人王可以复活他们?”
“对!”
力覆海点着大脑袋:“所以,你一开始就错了……对于不想建立更大功业的人而言,其实,拼不拼,都无所谓!这个时代,唯有野心家,才有绝对的反抗之心,绝对的抗争之心!哪怕张安,对背叛者是仇恨的,但是,反抗之心未必有多强烈,他们笃信,一旦被人执掌天地,必然可以联系主世界,人王和至尊他们一到,什么麻烦都不是麻烦,死了也能复活,那为何……要拼死去阻拦?”
“张安这人,我知道,他没有太大的野心……若是他野心很大,希望成为这个时代的霸主,成为天地之主,那他一定不会是如今这样平和,此人经历过新武战乱,他实力、经验、胆魄都有,唯独少了一分野心,你也不好去说,到底是好是坏。”
李皓若有所思,原来如此!
他又看向力覆海,既然这么说,那……这位野心很大了?
李皓看向力覆海,力覆海笑道:“我有野心,但是不是成为天下第一,我之前的话,也告诉你了,十万年都不能成大事者,那就不可能成大事了,既然如此,我就需要谋求更辉煌的未来,起码……不能比我爷爷差吧?”
它爷爷,妖族的二把手!
李皓懂了!
沉默一会,点头:“若是前辈愿意助我,未来……我若成功,前辈之功,绝不低于一个镇海使职位!”
力覆海笑了,这就是它要的答案!
“那就提前祝都督成功了……都督还需记住一点,新武底层其实好拉拢,高层很难,帝尊之后更难,因为小世界回归,他们觉得,自己可以复活……而底层,名字都不知道,谁会复活你?与其在强者身上浪费太多精力,不如在一些弱者身上下力气,如此一来,效果更好,底层,都渴望成为高层,没有一个人,希望自己一辈子都是底层!”
“还有,妖植,绝对值得拉拢,这一脉,太弱,连帝尊都无,复活,也没妖植的份,哪怕槐将军,先祖也不是槐王,只是槐王的伴生妖植……妖植一脉,是渴望出现新的帝尊的!”
“妖植,妖兽,其实都是一样的想法。”
“高层中,一些没有大背景的,其实也值得拉拢,战天城为何好拉拢?李道宗是剑尊一脉,这个不说,老乌龟只是神兵之魂,谁会太在意一柄神兵死活?王野只是个小人物,旁支中的旁支……”
李皓心中震动,这一点,他以前是没有考虑到的。
“赵家其实也好拉拢,赵兴武本人都不是帝尊,何况赵家的武林盟很杂乱……洪家也好拉拢,洪家是底层,八大家中唯一缺乏底蕴的家族!周、郑、刘不管是不是背叛者……都不好拉拢,人家镇星城一脉强者太多了!剩下的张家,其实也好拉拢,张家先祖不是张至尊,是张定南,当年的南江总督,人王故乡之地的总督,可实力,也非帝尊。”
“都督若是将事情说透,别的不敢说,一些妖植,一些小人物,拉到阵营中,难度还是不大的!”
“至于圆平武科大学,帝尊之后太多了,部分人也许敢闯一次,大多数……其实是不敢的,也不愿的!不需要在这上面浪费太多时间。”
它尽管不知道李皓这边的具体情况,此刻,却是说中了很多东西。
李皓不断点头。
双方只是第一次正式会面,可力覆海给他说透彻了很多东西,有些事情,往日不太明白,今日,却是豁然开朗!
因为双方,站在的角度不同,有些东西他想不通!
聊齋合夥人
今日,却是都懂了。
“多谢前辈!”
再次道谢,李皓拱手道:“今日收获匪浅,结合我一些想法,也许接下来,可以做很多事情!此次若是击杀强敌成功,我想……彻底平定银月之乱,也不远!只是……帝尊难斗,半帝难杀,还需要一些时间!”
“大道宇宙在这,我等得起,你也等得起,十万年都等了,不在乎多等几年!”
力覆海牛眼淡然:“称王做祖,十年内必然会有分晓,若是10年不成……难了!”
“受教了!”
李皓不再多言,迅速离开,钻出了遗迹。
等他一走,力覆海嘿嘿直笑:“果然,学爷爷,学先祖,一番马屁先拍晕对方,故作高深,指点江山,是人是鬼,都得给我迷糊!”
对于自己此番表现,力覆海相当满意!
也顺带着丑化一下张安这些家伙,让自己这个后来者,后来居上,谋求更大的信任。
新武人,太骄傲。
新武妖……其实没那么骄傲。
新武人放不下心中的傲气,新武妖族,那是毫无难度,在新武,也是低人一等,既然如此,还在乎再次低人一等吗?
目送李皓离去,力覆海有些感慨。
这个时代,李皓最有希望了。
若是李皓也无法成功……那银月,这一次天地反扑,恐怕也没啥用了。
只是这李皓,信任人族也是更多与妖族,这可不行,得让李皓转变想法,妖族,比人族更可靠!
如此一来,一旦成功,妖族才能分享更大胜利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