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超神道主 線上看-1335 遮掩、妥協(四千多字)鑒賞

超神道主
小說推薦超神道主超神道主
洞府之内,余归海研究了一番青色灵壶的控制之法后,对于其功效有了了解。
这宝物当真不错,不愧是先天至宝。
其内部空间十分巨大,而且能够从外界吸收天地灵气和大道之力,甚至是混沌之气等等各种灵气。并且天生具备一种强大的遮掩能力,甚至可以一定程度上遮掩天机,使得一般推演之术都不能够发挥作用。
并且这种遮掩能力可以外放,只需要使用此物作为核心,布下特殊的遮掩大阵,便可以将阵法笼罩范围内的一切都遮掩起来,同样可以让一般推演之术无法发挥作用。
余归海对这种遮掩能力非常满意,有了此物,他也就不怕五皇殿的推演了。
依照他现在的修为,除非是五皇殿的法皇殿殿主亲自出手才有可能推演出他的位置。换成无命子之流,则已经无法穿透青色灵壶的遮掩能力。
不过,余归海不准备把遮掩大阵放在这一颗混沌新星上。
因为这一处混沌新星的位置已经暴露了。之前就已经被无命子推演出来,他们就算以后推演不到,一旦脱困之后也可能直接来这里查看,照样能够发现。
所以他准备将遮掩大阵直接设置在幽灵梭之上。等到跑路的时候,便直接消失在对方的探查之中,便又能够逍遥自在一阵子。
再趁机提升几层修为,那就算是法皇殿殿主也推演不到他了。五皇殿唯一能够让他忌惮的恐怕也只有那一尊霸主级强者了。
…….
余归海有了打算也不耽误,立刻便唤出幽灵梭,进入其中开始设置遮掩大阵。以他的阵道修为,设置这大阵十分轻松。
各种材料随手扔出,凌空便炼化混合,形成各种各样的灵液在舱室之内自动勾画出一道道玄妙的阵纹。
很快,遮掩大阵便成功布好。
然后,他将那青色灵壶放在其核心之中,随手打出几道法诀,遮掩大阵便直接启动。
余归海观察了一下,发现其笼罩范围不算太大,但也不算小了,足可覆盖整个幽灵梭以及其外围的万米范围,足够用了。
他随后便把幽灵梭收起,继续潜修起来。
此时,还不能够使用遮掩大阵。反正五皇殿的人还在困阵之中,一时半会也出不来。万一发现推演不到他了,很可能就会立即报告给五皇殿,招来殿主级强者。
如此,倒不如继续吊着他们的胃口。等他们出来之后,再开启遮掩大阵,离开此地。这样又能够拖延一段时间了。
中醫也開掛 匆匆術法
……
鬥羅大陸
余归海打算的不错,但是事情往往会出意外。
阴阳五行乾坤颠倒封印大阵之中,无命子照例推演盗宝之人的位置。
突然,他面色大变。
因为盗宝之人的气息消失了。
他随手发出一道信息,然后起身,急匆匆来到了另外一处舱室。
“师弟,何事如此惊慌?”凌云尽从打坐中醒来,淡淡的问道。
“对啊什么事?”万启山也收到了无命子的信息,立即赶了过来。
“师兄快看,盗宝之人的气息消失了。”无命子举着青铜宝镜沉声说道。
“什么?”
凌云尽、万启山两人闻言微微一愣,随即看向青铜宝镜,镜面之上果然空空如也,那一个光点赫然不见了。
“师弟不要惊慌,你好好想想,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凌云尽沉声说道。
“最有可能的是盗宝之人突然有了某种强大的遮掩天机的宝物或者法术,将气息遮掩了。”无命子闻言沉下心来思索了一番后,说道。
“此人身在这混沌区域,渺无人烟,怎么会突然有了这种宝物?难道他跟青壶宗勾结上了?”凌云尽思索了一下,面色凝重的说道。
“这,应该不能吧。此人被我一直追杀,青壶宗纵然有心插手此事,也不能够这么快就联系上那人吧。”无命子迟疑道。
“那不一定。你别忘了岁寒三魔,这三个魔头在幻灵星系经营上万年,肯定有不少暗中的势力。他们虽然一直逃命,但是却能够通过岁寒三魔的下属势力联系到青壶宗。更何况,你们别忘了,青壶宗的青壶灵宝正是可以遮掩天机的宝物。足可让师弟的推演之术失效。”万启山闻言冷冽一笑,沉声说出了一番话。
凌云尽两人听后都是面色一变,深以为然。
若是真的如此,那么那个人说不定已经把花林宗的传承交给青壶宗了。要真是这样,那他们可就真的前功尽弃,沦为四大星域的笑柄了。
“两位师兄,或许是我们多想了。我再推演一下岁寒三魔的位置。如果对方真的可以遮掩天机,那么肯定会把岁寒三魔一同遮掩了。”无命子突然说道。
然后,他立刻对着青铜宝镜开始施法。
不多时,一个硕大的光点出现在了镜面之上。其位置正是之前他们曾经推演到的那一个可能存在着混沌新星的位置。
“咦?岁寒三魔的气息竟然可以追踪到。难道对方只能遮掩自身?”万启山见状惊讶道。
“不好!”
凌云尽突然面色大变,霍然站起身来!
“怎么了?”万启山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何意。
在他们看来,既然能够推演到岁寒三魔的位置,那么也是好事啊。正好可以循着追杀过去。
“青壶灵宝的功能足可将岁寒三魔一起遮掩,那人不可能故意让他们暴露。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凌云尽面色阴沉的说道。
“什么可能?”
“师弟,你可还记得自己是通过什么锁定那盗宝之人气息的?”凌云尽问道。
“是花林宗传承的气息,不好!”无命子随口回答,突然面色大变,惊呼出口。
万启山也明白过来了。
如果那人不是遮掩了天机,那么就代表着花林宗的传承消失了。这样的话,他们之前的努力又算得了什么!
纵然是之后再将那人碎尸万段,五皇殿的威名在这一刻也将会受到严重的打击,还要被其他三大势力嗤笑。
“花林宗的传承乃是货真价实的霸主级传承,其所使用的材质定然是坚不可摧的,非霸主级强者无法摧毁。也就是说那个人不可能将其毁掉。但是如今却消失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凌云尽面色难看的说道。
“师兄是说,那人将传承交给了更强者的手中?”无命子面色同样难看的问道。
“不是也有可能被那人遮掩住了吗?”万启山说道。
“这样的话,也与前一个可能毫无区别了。”凌云尽苦笑道。
“这,”万启山仔细一想,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那人之前无能力彻底遮掩天机,而现在突然做到了,那么定然是得到了外援。而最有可能显然是青壶宗。
而如果那人将花林宗传承交给了另外的强者的话,附近符合条件的也只有青壶宗的高手。
“报告殿主吧。此事,真的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之外了。我倒是没想到,青壶宗的动作竟然如此迅猛。按道理来说,他们不应该因为一些不确定的传言就如此冒险才对。”凌云尽幽幽说道,脸上露出一丝不解之意。
“报告吧。唉!我们这一次算是为宗门丢脸了。”无命子叹息道。
万启山则面色铁青一言不发。这件事说到底还是他的责任最大,回到殿中,恐怕他肯定要受到处罚,足可让他颜面尽失。以后别说跟凌云尽竞争了,估计是彻底失去了任何竞争的资格了。
随后,凌云尽便把事情再次向五皇殿进行了汇报。
……
五皇殿中,五位殿主强者接到消息,强大的神念一番交流,很快便确定了解决之法。
“法殿主,此事只能是你亲自出手一试了!”真皇殿殿主说道。
“好吧,我这就去推演一番。”法皇殿殿主应道。
没多久,法皇殿殿主再次发声:“各位,事情不妙,我也没能推演出那东西的下落。但是我找到了青壶宗两个小崽子的位置,他们就在纬纱星云的混沌区域,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花林宗的传承十有八九已经落在了青壶宗的手里。”
“没道理啊。青壶宗怎么出手如此之快?纵然是霸主级功法,也不应该引得他们如此冒险啊?”真皇殿殿主疑惑道。
“我看中间定有蹊跷,十有八九花林宗的传承之中有着什么紧要的东西。看来,我们之前可能大意了。”邪皇殿殿主淡淡说道。
“事到如今,事情要怎么解决?我们五人分出手来,最快也要数年时间。真要是那功法有问题,到时候我们可就大大落后于人了。”真皇殿殿主说道。
“此事简单,既然原本功法已经落入了青壶宗的手中,再得到是不太可能了。但是我们可以找那人要功法内容。我相信真要有什么隐藏的秘密,定然也会在功法内容之中。”法皇殿殿主说道。
“但是我们怎么找那人要呢?暂时我们都无法出手的。”战皇殿殿主问道。
“化干戈为玉帛!我认为青壶宗得到花林宗传承只能是买。所以我们也可以买。”法皇殿殿主回答道。
“什么?哼!我五皇殿什么时候向别人低过头!”战皇殿殿主冷哼道。
“呵呵,本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青壶宗的行动让我感觉到有一丝心血来潮,这件事事关重大,绝对隐藏着不小的秘密。区区面子不值一提!”法皇殿殿主笑道。
“那就这样吧,让凌云尽他们尽快与那人接触,放出和解的意思。尽快把花林宗的传承交易过来。”真皇殿殿主一锤定音道。
“嗯!”
……
阴阳五行乾坤颠倒封印大阵之内,凌云尽突然面色一动,脸上露出一丝奇怪无比的表情。
“怎么了师兄?”无命子看出不妥,急忙问道。
“你自己看吧!”凌云尽苦笑一声,丢给无命子一道从宗门之中传输过来的信息。
无命子急忙观看,看完之后,脸色大变,惊呼出声:“什么?宗门竟然让我们与那人讲和,并且要想办法把花林宗的传承功法内容交易过来。”
“什么?”万启山闻言面色铁青。宗门这样做的话,把他万启山置于何地?他一路而来的所作所为岂不是全都沦为无用功。甚至还陨落了一尊大道境强者,其他门人弟子更是死伤无算。
“不可能!那人夺我宗宝物,杀林风师弟,以及我五皇殿大量弟子,这不但事关我宗颜面,更是血海深仇啊。怎么能够讲和?”万启山双目通红的吼道。
“万师弟,想开些。此事既然是殿主亲自下令,我等也只有听从命令一条路。现在,无命师弟,尽快想办法联系那人吧。我记得七灵追查镜之间是可以相互联络的。”凌云尽淡淡的说道。
“好吧!”无命子随即取出青铜宝镜,开始施法。
…….
“嗯?”
正在洞府打坐潜修的余归海突然睁开眼睛,面露疑惑的看向旁边的七灵魔镜。
魔镜之内,古拉那的黑色身影显现出来。
“主人,有自称五皇殿使者的人发来信息。”古拉那恭敬地说道。
“什么?五皇殿使者?他说什么?”余归海好奇的问道。
“主人请看!”
古拉那随即隐去身形,将一段信息显示在镜面之上。
余归海定睛一看,顿时轻笑出声。
五皇殿使者的意思是他们五皇殿愿意与他化干戈为玉帛,希望他放弃敌对行为,双方和谈。
“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余归海心中不解,但是他思索了一阵却说道:“古拉那,你给他们传个话,就说我答应和谈了。三天后,亲自去找他们。”
“遵命!”古拉那随即隐去。
…….
另一边,天命子很快收到消息,惊喜道:“两位,那人答应和谈了。还说要三天后亲自前来相见。”
“好!到时候,我们三人联手,将其擒拿,拷问出功法,再将其抽魂炼魄,碎尸万段!”万启山闻言兴奋道。
“师弟想多了。那人既然敢来,你以为会怕我们?这个大阵的苦头你是还没有吃够啊。”凌云尽淡淡说道。
“况且殿主的命令为重。就算想要翻脸,也要等拿到花林宗传承内容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