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826 打不過就加入噻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院长,您说的对!”张凡都快被郑院长给说跪下了。电话另一端的郑院长总算有了得意的表情了,小子,老师就是老师,就算你现在比我高一级,照样能教你东西~!
“这样,下午我让负责招聘的副院长专门找他们谈一谈,看何种方式最妥帖。我也不给您胡说,都生了出走之心了,您硬生生的让人家回去,估计心已经乱了。
今天我没挖成功,明天或许别人就能挖成功的。”
张凡收了收心神,认真的给郑院长说着。
郑院长就差破口大骂了,这还不是你给闹的,好好的队伍,弄的鸡飞狗跳。
“这个事情也比较严重,眼看着创伤性湿肺要出成果了,结果……”
雙念相結
这个事情,怎么说呢。创伤性湿肺和结核都重要,人体的研究没一个不重要的,可这个玩意要是真的做一个比较的话,结核就如同科技创新奖,而创伤性湿肺就是个科技改良。
放在华国顶级医院,这个就是科室级别的研究,连院级都算不上。可要是放在肃大,这就很重要了。
“郑院,我这边眼看着就临门一脚了,真的,要不是实在缺人,我也不会这样,我知道,四处挖成熟的科研团队不厚道,可我也实在是无奈啊。”
硬的不行,来软的。成功人士,大多数普通的成功人士都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耐磨,韧性十足,当然了,你非要说人家老爹是什么什么,然后他就投胎技术好,这就是抬杠了。
你看看普通小老板和普通的小员工,差别最大的不是什么情商人脉,不是什么天赋底蕴,最明显的就是一个韧性。
当然了,这玩意是成功的,也有没成功的,没成功的韧性就成了固执了。
张凡能有今天,不光有系统,还有股子里的韧性,这个玩意怎么说呢,没有这股子韧性,张凡就吃不了系统升级的痛苦。用人家欧阳的话来说,茶素地区最了解医疗行当的,不是什么卫生局的领导,而是茶素医院的张凡!
这话说的张凡觉得还是很中肯的。
和人家科研人员谈,这话就比较有意思了,人都跑了,还和人家谈毛毛。
郑院长也纠结,刚开始的时候一心想拿下张凡,现在感觉拿下了,可新问题又出来,怎么样才能弄到最好呢。
郑院长也忧伤!
“打不过,就加入噻!这个道理还不懂吗?”就在这时,站在一边有两个院士孩子的陈老头发话了。
“这是加入的问题吗?”郑院长心里都疯了,这老头不会也惦记着要跑吧!
“他们不愿意回来,就不会来了呗,创伤性湿肺算肃大的,他们用肃大的名义参与到结核试验中不就行了吗!你让一个结核研究者放弃这种跨时代的研究项目,你觉得可行吗?
不要胡来了,你现在就说个天花乱坠,人能回来,心还能回来?也不动动脑壳!”
“这!这!这!”轮到郑院长难心了,张凡觉得还是陈老头可爱,没上院士,真尼玛是评选的专家没眼光。
商讨,纠结,名义上结核科研组仍旧是肃大的,不过人员暂归茶素医院管理,研究成果如果团队贡献超过一定系数,肃大有挂名权。
张凡压着嗓子不敢笑啊,这尼玛等于自己白得了一个博士点啊,什么名不名的,我也不靠着这个名吃饭。
听着郑院长便秘的声音,张凡硬生生的压下了后年优秀校友的这个事情,也再没敢问这些人员的工资是不是肃大也给报销一部分。
张凡真怕老郑来个一拍两散,当然了,这也就是有香火情,而且肃大好欺负,要是其他学校,比如中庸你这样弄试试,不把你屎尿打的齐飞,都算人家仁慈了。
挂了电话,张凡都出了一身的汗,不过结局还是好的,提心吊胆了一天,算是没白受罪。
刚挂了电话,王红轻轻推开门,然后先是露出个小脑袋,瞅着张凡是不是挂了电话,一看张凡已经挂了电话,王红一脸笑容的,而且还是一副看我聪明不,快夸夸我的表情进了办公室。
好在结局不错,张凡懒的说她了,“下午给医院在家的书记院长通知一下,开个会议,在家的领导有时间的都来一下。”
说完,张凡起身急匆匆的出门,不是有事,而是饿的,这提心吊胆的东躲XZ的,真的消耗啊。
进了食堂,张凡掏钱买票,茶素医院的食堂经过张凡把大石头搬开换了老板以后,和以前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红烧的牛尾巴张凡弄了一两块,胡辣羊蹄子张凡弄了一个,薄皮肉包子张凡拿了三个,有弄了一条鱼,平时的时候张凡也吃不了这么多。
不过今天张凡吃的是格外的香,红烧软烂至极的牛尾巴,一口下去Q弹Q弹的,什么牛排,什么费力,其实都是被人忽悠的,牛身上正儿八经好吃的就是牛尾巴。
这个地方是贴骨肉,纤维及其的细致,因为这玩意和人的手一样,活动相当的频繁,一嘴下去,真的能吃出一种优质蛋白的味道来。
“今天的牛尾巴红烧的不错!”吃完饭,张凡起身就碰到了笑脸迎来的食堂老板,张凡夸了一句。
“哎呦,我就怕您吃不习惯,这些牛啊羊啊的,都是草原上没催肥的……”
张凡实在不想听人絮叨了,微笑着点着头,打发了食堂老板。
下午,张凡办公室里,医院的领导层都来了,而且老居和赵燕芳还有小师哥也被张凡请来了。
“今天有个小事给大家说一下,是这样的,肃大经过商讨,决定让他们的传染博士点设置在茶素,人员也暂归我们医院管理。经费我们负责,以后按照贡献系数,肃大有挂名权。”
古玩大亨
张凡刚说完,老居就喃喃到:“这怎么行,钱我们出,人我们养着,最后他们还要挂名,张院,这有点欺负人。”
老陈罕见的和老居站在了一起,点着头说:“就是,这有点吃亏,反正人家自己来的,又不是咱故意挖来的!”
张凡点了点头!没说不行,也没说行,就是象征性的鼓励了一下,不过在心里说了一句:两棒槌!
老居如果放在以前的茶素医院,哪是专家,还是有一年留金毛的专家。可现在放在赵燕芳、赵京津、路宁他们面前,老居就剩下护犊子了。
至于老陈,算了,在业务方面,就不点评老陈了,不然稍微有点道行的,也不会明打明放的直接端了人家的锅。高手一般都是,先让他们离职。
然后等一段时间,再偷摸的让他们入职,这样虽然有点掩耳盗铃,可不理亏啊,哪有一锅端了,然后摆出一副,我钱多,你奈我何的架势来。
真尼玛不拿211当干粮啊!
点了点头,两棒槌的话都往心里没进去,然后看向了任丽她们。
虽然任丽是任事不光,但名义上人家是也书记,“陈院长和居院长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这样也比较好,不占编制还给干活,也挺好的!”
任丽笑了笑,她才不操心呢,反正什么事情有张凡和欧阳。
张凡这次连头都没点,然后问欧阳,“欧院,您说呢。”
“我寻思着这次鸟市老大不给力啊,这么大的项目,他竟然顶不住,最后还闹到你这里,你是不是被人为难了!”
老太太想了想,盯着张凡看。
“哪有,谁敢为难咱,都知道您在这里,谁敢,不过这次的事情,也不怪上级领导,上级领导有上级领导的难处!”
张凡安抚了一下欧阳,再不能闹了,再闹就有点沾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了,没必要,吃到好处自己心里甜就行了,没必要在语言上去针锋相对。
这些人都不能具体的谈,张凡特意先让这些人发言,然后这才和几个专业人士讨论起来了。
“这次的试验可以按照这种方式方法,因为国家需要。可以后的科研成功呢,如果以后牵扯到专利呢?怎么分配?按照多少贡献系数算,怎么算,这都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
最好还是纳入进咱们的体系中,我知道这个很难,但是张院,你还是要有心理准备。这个就和搭伙做生意一样,往往后期大多数就是扯不完的皮。”
赵京津看张凡看向他,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
“一个博士点,虽然名义上是肃大的,可设置在茶素,这就意味着,我们自己可以培养博士了,以后的科研可以分出来啊,我们也不是所有的科研都需要合作啊。
至于真需要合作,哪就一码是一码!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不然一个学校的重点学科,怎么可能让你轻易挖走,以后人家怎么招生。”
赵燕芳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蒼天 小說
路宁、罗正国他们和赵燕芳的大同小异。
“行,我觉得这样可以,各位还有什么不同意见吗?如果没有,尽快安置好,时间不等人。
居院长,最近让呼吸内的医生轮换着进实验室,先打好基础,别像传染科一样,平时喊着医院不重视,给他们项目,结果又拿不下来!”
张凡虽然问不同意见,可这样一说,大家也就没了意见。各路人马就各忙各的的去了,“会议记录送到政府备案。以防以后肃大不认账!”
“好的,我知道了。”王红总觉的张凡今天有点狗脸亲家的感觉,好像老是要找自己的错误。
王红出了门心里寻思:“是不是自己听了不该听的?可也没说啥啊!男人啊,真尼玛费解!”
肃大这边也难心,不给吧,眼看着留不住人了,给吧又担心时间长了就是刘皇爷借荆州,而且对于张凡的操守,郑院长已经清楚的认识到,这个担心不是自己杞人忧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