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732章毒神復活,你們全死了我再出手熱推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看到巨象倒地的那一刻。
众人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希望。
“快束缚,别让它起来,”镇海仙子大喊道。
众人听到此话,一个个皆是用强大的力量落在巨象的身上,不想让它起来。
这时候,镇海仙子手中的锁链竟然化作一条长龙,直接游离在虚空中。
这长龙蜷缩在一起。
一瞬间,便将巨象的脖子以及四肢全部束缚起来。
“成功了,”有人激动的大喊道。
“咱们快杀了它,小心他挣脱出来。”
这时候的巨象显得十分愤怒。
它挣脱时,整个锁链都摇晃起来。
“鹳雀妖族,你们想干什么?”这时候有人大喊道。
众人抬头看去。
只见鹳雀妖族竟然趁着所有人与巨象大战时,竟然悄悄来到了毒神雕像面前。
想要将雕像据为己有。
“你们也太无耻了吧,”有人指责道。
“大家现在齐心协力对抗,你们却做这种事。”
鹳雀妖族这边,鹳雀王冷哼一声。
说道:“能为我们妖族做事,是你们的荣幸。
这传承本来也该我们妖族所有。”
“你们妖族算个屁,”旁边的谌锋冷笑道。
“这昆墟域乃是我们神族的地盘。
这里不是苍玄域。”
“随便你们怎么说,反正这雕像归我们了,”鹳雀王冷哼道。
此刻他已经来到了雕像的面前。
直接用手想要搬走雕像。
不过当他双手在碰到雕像的那一刻,突然惨叫起来。
只见雕像表面的镀层,开始一点点脱落。
而鹳雀王的力量被彻底吸收进雕像中。
之前杀死那一万人,一万人的精血生命也被阵法涌入雕像中。
“这是什么东西?”有人惊恐的问道。
因为众人发现,当镀层脱落后,从雕像里面竟然走出来一名男子。
这男子模样很是妖邪。
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他身上的皮肤十分的恐怖。
“咕噜咕噜”不断的冒着泡泡。
仿佛煮沸的水般。
“啊,还真是新鲜的空气啊,”这男子仰望苍天,感慨了一声。
他目光中,毒气散发而出。
“你…你是谁?”有人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是谁?”男子有些饶有兴趣的笑道。
“你们来到我的传承之地,竟然不知道我是谁?”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是错愕起来。
一个个脸色大骇。
“你是毒神?”
“这个不可能,不可能的。”
许多人摇着头,不愿相信。
“毒神那都是什么时代的人了,只怕早就死了。
你究竟是谁,不要装神弄鬼。”
“死了?”男子哈哈大笑。
“你看看我这些毒液,历经这么多年都还存在。
我又怎么可能死呢。”
男子伸出手,只见他早已经没有了皮肉,周身全部是绿色的毒液在沸腾。
“你,你把自己炼制成毒液了,”有人大喊道。
“你是疯了吗,疯子啊。”
“不疯魔不成活,”男子冷笑道。
“这也不对啊,”也有人说道。
“那些毒液能存活下来,是因为他们乃是死物,没有意识的。
而你意识完整,乃是真正有思想的存在。
就算肉体保存完好,也不可能魂魄一直留着。”
“古神问道的时代,那个时代的伟大结晶,岂是你们可以猜测的,”毒神冷笑道。
“当然,有一点你们说对了。
我现在还没有完全复活。
我需要足够多的鲜血,以及一些特殊的东西。”
毒神的目光看向远处的毒兽。
你遭難了嗎?
只见这毒兽睁开血盆大口,一枚珠子缓缓漂浮而出。
这珠子被毒兽一直藏在嘴中。
“替死珠,历经无数年,终于被我找到了,”毒神大笑着。
“接下来,我将以绝对鲜血祭奠此珠,与别人互换命运。
我奢比尸将真正活下来。”
“这世间还有此物?
替死珠,”许多人不明所以,皱眉说道。
“世间宝物无数,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多的是,”有人回道。
“目前还是阻止他吧。
这根本不是什么传承,只是毒神为了复活设置的陷阱罢了。”
而此刻,鹳雀妖族这边,有鹳雀妖怒目圆睁。
说道:“你杀了我们的王,必将血债血还。”
这些鹳雀妖怒吼着,起码有几万只,全部朝毒神杀了过去。
当然,它们口中的王并非是鹳雀妖族的王。
因为妖族强大的存在,基本上都待在苍玄域。
昆墟域的鹳雀妖族,只是其中一脉罢了。
看到这么多妖族杀来。
毒神不但没有害怕,反而目光中带着兴奋。
“来吧来吧,越多越好。
吸收的鲜血越多,我就离复活越来越近。”
神醫毒妃:腹黑王爺寵狂妻
只见他一挥手。
那一条毒液长河直接凝聚而来,覆盖在他的双掌间。
“轰”的一声。
此刻的毒神,就宛如杀神般。
双掌掠过苍穹,毒液是触之即死。
他从天南杀到天北,又从天北杀了回来。
最终周身出现了一大片真空地带。
脚下倒的乃是无数具的尸体。
“怎么会这样,”有人失声说道。
“我们都要死了嘛。”
“不甘心啊!”
仙女宫这边,镇海仙子最终将目光看向徐子墨。
说道:“联手?”
她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而现场这么多人,唯有徐子墨她看不透。
戰國小町苦勞譚-農耕戲畫
便想联手合作。
谁知徐子墨摇了摇头。
笑道:“等你们全部死了,我再出手。”
黃金召喚師 醉虎
一听这话,现场的人都被激怒了。
星期三姐弟
“你怎么如此,如今大难当头,我们应该合作就是。”
“没错,你若是想坐享其成。
我们先把你杀了,在杀那毒神。”
“杀我?”徐子墨饶有兴趣的咧嘴一笑。
随即说道:“好啊,那你们试试。”
“你……”众人一怒。
“行了,都少说点,”镇海仙子阻止道。
“还是先想想办法怎么逃出去吧。”
“仙子有什么办法?”有人急忙问道。
“我们仙女宫,曾经有先祖留下的宝物,倒是可以施展必杀一击,”镇海仙子说道。
“但能不能杀死这家伙,我也不确定。
而且启动这宝物,代价太大了。
光靠我的实力,只怕是不行。”
“需要我们做什么,仙子直说便行,我们鼎力相助,”有人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