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老兵新警 txt-第五百八十六章 柳總的大行動(五)看書

老兵新警
小說推薦老兵新警老兵新警
寒冬腊月,白天很短。
刚过五点,天就黑了。
韩昕通过群语音与正在盯两个神探的柳贝贝等人沟通了一会儿,技侦的两个兄弟开着一辆越野车到了。
技侦支队跟禁毒支队在同一栋楼里办公,在同一个食堂吃饭。
韩昕在禁毒支队干了那么久,没少跟刚来的这两位打照面,但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没怎么聊过,甚至不知道对方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没想到调到了留置支队,却跟他们有了合作。
在楼下寒暄了几句,陪着他们来到二十一楼。
为确保万无一失,韩昕没再说话,就这么把他们请进办公室,看着他们打开工具箱,取出仪器检查。
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检查了近一个小时,正如之前所料,没有任何发现。
韩昕正准备开口,技侦的兄弟突然竖起指头,收拾好仪器示意出去说。
三人乘电梯下楼,来到停在路边车位里的SUV上,倪队低声问:“韩大,你确定你们公司被监听了?”
“我敢肯定我的人被监听了。”
“你的人这会儿在哪儿?”
“这会儿在南海渔村306包厢吃饭。”韩昕掏出警务通看看时间,补充道:“不过已经吃差不多了,再过十来分钟,他们就去碧海蓝天洗澡。”
倪队下意识问:“滨江公园边上的那个南海渔村?”
韩昕微微点点头。
在滨江餐饮行业中,南海渔村的规模不算大,装修也不算好,但由于主打海鲜,消费却不便宜,所以比较有名。
倪队不敢相信他们为了办案,居然敢去人均消费三百以上的南海渔村,接下来还要去消费同样不便宜的碧海蓝天休闲。
他正暗暗乍舌,韩昕接着道:“为验证这个猜测,我们正在对他们进行多场景的测试。已经进行到第三阶段,碧海蓝天是最后一个场景。如果我的人在碧海蓝天的对话,依然能被他们监听到。那么他们在监听方面的技术,很可能超过了你们技侦。”
倪队反应过来:“韩大,你打算让你的人去洗个澡,蒸会儿桑拿,穿碧海蓝天提供的一次性内裤和睡衣,不带手机去包厢谈事?”
“差不多。”
“如果这样他们都能监听到,那就意味着手机被窃听的可能性不大。”
韩昕笑道:“我不懂技术,也没你们那么先进的设备,只能用排除法。”
技侦就是专业监视监听的,倪队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感觉遇到“同行”了,好奇地问:“这么说南海渔村306包厢是第三个场景?”
“嗯。”
“那第一和第二场景呢?”
“第一个场景就是楼上,你们刚检查过,可以排除办公室里被安装了窃听装置的可能性。”
韩昕笑了笑,接着道:“第二个场景是车里,我的人从公司去南海渔村的这一路开的并不快,赶到南海渔村也没急着上楼,而是把车停在路边车位,坐在车里聊了五六分钟。”
倪队追问道:“那你们是怎么验证的?”
“我的人在楼上办公室里时,故意说要联系两个朋友,去南海渔村吃饭。结果这话说出去不到两分钟,你们的‘同行’就迅速行动起来了,一个从马路对面的星巴克赶到地下停车场出口蹲守,一个从星光汇开车过来准备接蹲守的这个一起跟踪监视。”
“第二场景和第三场景是怎么验证的?”
刚刚过去的一个多小时,柳总那边收获很大。
韩昕把警务通揣进口袋,从电脑包里取出自己的手机,微笑着解释道:“这本来就是一个局,委托他们调查的本就是我们的队员,所以我让被调查的队员在车里跟另一个队员聊了几句他们关心的话题。
结果不到五分钟,他们就给委托他们调查的队员打电话,问即将一起吃饭的老丁和张总是谁,问委托他们的队员认不认识这两个人,知不知道这两个队员的情况。”
已经得到了验证,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被监听,唯一不知道的是两个嫌疑人采用什么方式监听的!
倪队对这个案子越来越感兴趣,追问道:“你的人在南海渔村包厢里的对话被监听,也得到了验证?”
“验证了,委托他们的队员为体现诚意和实力,二十分钟前联系过他们,请他们吃晚饭。他们说他们正在忙,声称正在请司法机关的内部人士帮着监听。”
韩昕一边翻找谢萌刚转发来的语音,一边又笑道:“可能担心委托他们的队员不信,也可能是想以此提醒我们的队员,他们有背景有手段,事情办成之后别想着赖账,还播放了这一段监听到的录音。”
司法机关的内部人士帮着监听,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倪队不敢相信,禁不住问:“韩大,内容敏不敏感,能不能让我听听?”
“本来就是给他们下的套,对话内容怎么可能敏感。”韩昕点开播放图标,当着二人面播放起监听录音。
南海渔村只有包厢没有大厅,两个人吃饭有点不符合常理,所以一个半小时前,柳贝贝在韩昕的提议下通过何俊,邀请“程疯子”和丁校长帮着客串。
丁校长的背景经得起两个“神探”调查,“程疯子”虽然不是局领导,但这几年三天两头帮局领导代会,经常上新闻,只能化名“张总”。
一个老刑警,一个曾带过兵、缉过毒的前边防大队政委,这种小场面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小儿科,简单沟通了下就入戏了。
只听见丁校长慢条斯理地问:“海林,姓何的现在找不找你了?”
“以前总打电话,这两个星期没怎么打。”
“听说法院判了?”
“判了又怎么样,没钱就是没钱,有本事抓我去坐牢。再说这六百万不是借贷,那会儿说的很清楚,这是投资。”
“那你当时为什么打借条?”程文明冷不丁问。
赵海林悻悻地说:“那会儿我资金紧张,他怎么说我只能怎么办。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只能赚不能赔,赔了就翻脸不认人……”
龚志勇似乎不想聊这些扫兴的话题,突然道:“不说这些了,喝酒喝酒,喝完去洗澡。”
“碧海蓝天怎么样,好久没去了。”
“丁总,你是想88号技师了吧?”
“88号脚捏的不错。”
……
田園 空間 小農 女
录音时间不长,很快就播放完了。
韩昕放下手机,接着道:“从中南城到南海渔村,他们跟的不是很紧,始终跟我们队员的车保持七八百米距离。我们队员的车到了南海渔村停车场,他们的车跟我们队员的车依然保持约一公里距离。
我们的队员上楼之后,其中一个没跟我们队员打过照面的嫌疑人,跟进去上楼转了一圈,确认过我们的队员究竟在哪个包厢之后很快就下楼了。然后两个嫌疑人汇合,绕了一圈,把车开到能看见306包厢的位置,停下来坐在车里继续监视监听。”
刚才的监听录音,听着很清晰。
倪队意识到两个嫌疑人很专业,紧锁着眉头问题:“他们当时跟306包厢的直线距离大概多少米?”
“不到八九百米,肯定不到一公里。”
“韩大,你不是安排了队员在外围监视吗,有没有让在外围监视的队员去看看他们躲在车里做什么?”
“我们的队员去看过,问题是他们的那辆奥迪贴着深色车膜,加上天已经黑了,视线不太好,只看到一个嫌疑人趴在方向盘上,另一个嫌疑人坐在轿车后排。”
见技侦的两个兄弟若有所思,韩昕补充道:“他们来的很仓促,监视监听行动更仓促,我可以肯定他们没有与我的队员有过肢体接触,没有机会在我的人身上安放窃听装置。”
“相距那么远都能监听到,而且在那么复杂的环境下都能监听,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很想知道,所以才请你们二位来帮忙。”
“其实凭现在的技术,想做到这一点并不难,但我觉得他们不太可能掌握那么先进的技术,也不太可能拥有那么先进的技术装备。至于请内部人士帮着监听,我认为这个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技侦和之前的警务处、现在的特勤处一样,绝对是市局最神秘的单位,没想到他们连说话都这么模棱两可。
韩昕对他们究竟在忙什么不是很感兴趣,事实上本就没想过请他们来,轻描淡写地说:“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很快就能查清楚。”
倪队好奇地问:“怎么查?”
韩昕笑了笑,胸有成竹地说:“碧海蓝天那一片停车太难了,这个点过去很难找到车位。他们想跟刚才那样监听我们的队员,只能违停。
我通过指挥中心跟交警一大队协调好了,他们只要敢跟过去,我们就可以请交警查查他们有没有酒驾,看看他们躲在车里究竟在做什么,顺便给他们开张违停的罚单。”
倪队很想搞清楚两个嫌疑人是怎么监听的,笑问道:“韩大,能不能让我们也去见见世面?”
这个案子你们帮不上忙,也没你们什么事。
再想到一个小时前跟陈主任沟通过,已经确定这个案子由市局情报指挥中心和崇港分局联合侦办,他们就算跟过去也只能看看热闹,韩昕一口答应道:“没问题,一起过去吧。”